搏击

雷血战神 第239章 寂寞塔,香山葬

2019-10-13 00:0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雷血战神 第239章 寂寞塔,香山葬

雷动是战斗型的少年,每一次的战斗,都会伴随着许多的异变,这一次,他晋级至六阶之后的一场恶战,让他在雷电的领域,又多了一项独特的异能——【万物生雷法】。

万物生雷法,这是雷动晋阶至异能境后获得的异能,这种雷法旨在化雷,天地之间,一切能量皆有可通之处,而拥有了这种万物生雷法,便可将周围的其他元力,通过丹田的吸纳,转化为雷电。

雷动体内的雷力,原本以玄渊野雷为主导,后来掺杂了许多其他的野雷,而当雷动拥有了万物生雷法后,他的雷电,将会变得更为驳杂,将来他恐怕不再以玄渊野雷为主导,而是万雷融合为一体,这样可能会消融掉不少玄渊之性。

无数的朽木,跌入雷动周边的金色雷脉之内,被如刺丛一般的雷脉,炸散化作细碎的元力。

雷动的体内,卐字形的金丹,以与浩渺宇宙相同的运行轨迹,疾速地运行着,无边的沧桑剑力,被如磨盘一般的卐字金丹,碾碎并且转化为雷电。

有了香山侯沧桑剑力的注入,雷动感觉自己能够掌控的雷力,开始呈直线上升,香山侯是▲dǐng▲diǎn▲小▲説,七阶中的高手,完全消化掉香山侯的沧桑剑力后,雷动的元力,最少应该能到达六阶中段的水平,这对于雷动来説,又是一个极大的跨越。

香山侯望着数百丈外,将自己施展出的沧桑剑力源源不断引入体内的雷动,露出了愤恨之色。

被毕司盘那吐出的苍鸾射中后,香山侯受伤不轻,短时间内,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动的力量不断壮大,但他不会让雷动就这么得逞,他开始稳定体内的真元,他还有两大绝技未施展出来,他始终觉得,雷动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对抗得了他的四大绝杀技。

随着香山侯的感念,一座巨大玄塔,开始在他身后的山林中衍生,拔高,直至耸入云天。

那是一座寂寞的塔,塔身通体呈玄黑色,塔形显现出来后,塔内的钟声,便开始荡漾向天际,行云流水的钟声,令得这座耸入云天的宝塔,有了一些生机与灵性。

但这塔,仍旧是一座寂寞的塔,香山之境内,无尽山脉辐射状地分散着,山山相联,脉脉相通,广袤的山林世界间,只有一方这样的塔孤独地耸立着,塔中无人,无物,无生灵,只有钟声。

“千年孤伶【寂寞塔】,香山日落钟声叹!”

忍着体内的重伤,香山侯抬起头来,望着雷动所处的方向,一声重叹。

这便是香山侯的第三招绝技——【寂寞塔】,古塔寂寥,钟声鸣叹,这一招寂寞塔,又是一副衰败的景象!

但这衰败之景,与香山侯刚才所施展的刹那花、沧桑剑又有所不同,他前两招施展出的技法,其衰败都是体现在景象上,而这一回的衰败,却是直接地诞生于人的心里,从而也是直杀人心。

随着香山侯叹字一落,一声钟鸣,从他背后猛地晕散而开,在天地之间,晕成一个逐渐扩大的元力带。

雷动眉头一皱,一口鲜血,竟是无来由地喷了出来,香山侯的颓败之塔,果然是极为强横,虽然看似平淡无华,却是单凭着一声钟鸣,便能攻破雷动体外的雷脉防线,直接杀到雷动的心里去。

这寂寞塔中传出的钟声,是朝着整个空间而鸣,在雷动喷血之时,原本还准备着再次进攻的毕司盘那,也被那钟声干扰到,跌落在了地面上,一时之间竟是怎么也爬不起来。

“徒儿小心,这寂寞塔内,蕴含有无尽的灭心禅力,你若坠入其间,便要被这寂寞塔的灭心情怀,灭杀在寂寞塔内!”

雷动丹田之中,落定禅师的声音猛地响起,落定禅师感受得到这寂寞塔的厉害,所以才会忍不住出声提醒雷动。

“——【【【呔】】】——”

雷动下意识地张开口,朝着那晕荡过来的钟声,猛喝出一声【呔】,这是他很早以前,便从天衍中学到的呔字真言,这个呔字的发音,极为玄奥难懂,仿佛世间并不存在这样的古怪音节,但若是发出声来了,这种声音又仿佛人人都会,这是众人心中都有,口里却无的一个音节。

【呔】字真言一发出,有如一把缺了口的利剑,杀开那漫天的钟声,再斩向寂寞的高塔。

雷动心头猛地一震,那种梦魇般的压抑感顿散,他又感觉到了周身内外无边无际的雷脉,一种安全之感顿生。

他不禁心中唏嘘,感觉自己在这雷脉的包裹内,便像是一条躲进茧中的虫子,看来自己对这雷脉的依恋,已经是越来越大了。

“呀!!!!!”

在呔字真言的攻击下,香山侯身后的寂寞塔内,猛地传出一声厉鬼般的古怪叫声。

原本俊美的香山侯,在那声厉鬼般的怪叫声中,突地产生变化,本来如温玉般清秀的脸庞上,爬过团团的黑影,仿佛有鬼厉,在他的体表爬来爬去。

“祭塔!杀敌!”

已经有了一些阴诡之色的香山侯,双手朝两旁猛地打开,那一座巨大到三百丈高的寂寞塔,从他的身后猛地拔地而起,打着筋斗朝着雷动这边胡乱地撞了过来。

这种撞法,有些像是心情不好的老汉,摔飞掉了手中的酒坛子,只不过这酒坛子,却是一座高达三百丈的巨大黑塔。

越是下意识一般的,胡乱的抛砸轨迹,在香山之境中所拥有的力量,却越是巨大。

当那巨塔从雷动所衍化出来的数百丈雷脉之上掠过时,雷脉之中发生了一阵细碎的涅灭声,一时之间,雷动所衍化出来的雷脉,竟是被涅灭了一大片。

巨塔还在打着筋斗朝前翻飞,然后如乱石一般,砸中了玄渊的胸膛。

“————————轰————————”

一声极为恐怖的爆炸声,在玄渊的胸膛处猛地炸响。

玄渊的双目之间,不知为何,突地滑落出了两行眼泪。

雷动仰起头来,惊愕地望着将自己护在身下的玄渊,朝下淌出两行眼泪的情景。

那种玄渊落泪的情景,雷动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是一种好寂寞,好伤情,好寒冷的两束浑浊的泪水。

雷动能够感觉到,那泪水,不只是因为寂寞塔的攻击,还有玄渊自己的情愫,那一份情愫,雷动此时难以明晰,但也许有一天,他能感受得到玄渊的泪因何而伤,能够知道玄渊此刻的心情。

然后他看见玄渊六百丈的庞大身体,开始朝下坍塌。

玄渊坍塌了,就像一座由无数石砖砌成的古老城堡,突然断掉了中间的一层,于是堡dǐng的一砖一瓦,残垣败柱,便一块一块朝着地面坠落了下来。

“玄渊

!!!!!”

雷动心中一阵揪痛,两眼竟是涌满了泪水,雷动一向是心志坚毅者,成年以后的他,已经不知道泪为何物,但当望着两行泪水从玄渊眼角间溢出,随即玄渊猛地解体坍塌之后,雷动却是止不住涌出了眼泪。

玄渊就这样,离自己而去了吗?

一阵惆怅,袭向雷动的心灵,玄渊是他的尊长,就如一位他最佩服的大伯,在前方引领着他,他忍受不了这位大伯流着眼泪,支解成一块块细碎的雷团。

“玄渊!!!!!!!!!!”

雷动的心还在揪痛着,透过揪心的泪水,雷动看见坍塌而下的玄渊的身体,化作了一圈又一圈的液体电能,它们汇集在他的周围,越聚越多,越聚却大。

到玄渊的巨大身体,全部都坍塌完时,雷动的身旁,多了一方三千丈的雷池,这便是玄渊雷池的本象,原来玄渊的身体坍塌后,便会化作有形的雷池之象。

寂寞塔的力量随着玄渊的解体,也被玄渊分解融噬掉了,寂寞塔不在,但那种寂寞感,却依旧在天地与人心之间荡漾,雷动还在想着玄渊解体时的画面,还在陷入那种无尽的惆怅感中不能自拔。

但香山侯还在虎视眈眈,雷动不能再继续地惆怅下去,他忍着心中的悲伤,正要思考着如何调集起这些雷力对付香山侯时,宽阔的雷池之内,却又传来了玄渊的气息,那一份不屈的傲气,仿佛还要撕杀出来,与香山侯一战,抑或是想要再保护他多走一程!

望着雷动周围广袤达三千丈的雷池,香山侯终于也害怕了,他仍是小瞧了雷动,到此刻他才明白,难怪这少年能够以低他一阶的阶别,与他相争,原来这少年的体内,竟是有如此庞大的能量。

“他应该是还未能掌控如此多的能量,否则,自己又岂是他的对手?所以这样的人,一定要尽早地剪除!”

香山侯心中想着,开始酝酿他的第四计杀招,那是香山的葬礼,葬送香山上的一切人与一切物。

但当香山侯想着要启动第四计杀着时,他的额头却是猛地一皱。

与封疆王一战,消耗了他不少的能量,为了能够顺利逃脱,他甚至超常发挥,催使得自己双目流血,才造出了香山淌血的大象,原本他以为,只需要自己发挥出一般的水准,便能杀死雷动,而现在,雷动竟是坚持到了他的第三计杀招施展过后,仍旧立于不败之地。

德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兰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西宁治疗盆腔炎方法
德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兰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