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飘渺凡仙 第六十四章 断案如神

2020-01-16 20:4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飘渺凡仙 第六十四章 断案如神

清江山,位于雍、兖、并、扬四州交界之地,山势险峻,风景奇美。

山内有座千年古刹,名曰:卧佛寺。

寺庙香火鼎盛,泉水环流,更有碧竹千竿,拂云蔽日。

寺庙后山,有一处谷地,每日都有许多鸟儿飞进飞出,在这深山之中,倒也无人觉得奇怪。

这一日,一只银羽鸽飞入谷中,落在一名白衣少年肩头,少年从鸽身上取下一个细筒,将鸽子关入了笼中,然后匆忙走入谷中一个石洞。

石洞依山而建,十分宽广,洞内石壁上竟然雕刻者一座十几丈高的石佛。

此刻一名身穿粗布衣裳的老者正在大佛的肩处,用凿子一点点的敲打着。

“唐长老,嘉元城那边来消息了,您说过,来消息立刻通知您。”童子躬身说道。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老者竟从十几丈高处飘落下来,落地无声。

伸手接过细筒,取出了里面的纸条。老者皱了皱眉,露出思考之色。

“传书一点红,让他去执行任务。”童子领命而去。

“三个顶级的银阶杀手,精通联手之法,竟然失败了。此人到底是何来历。”老者喃喃自语。

嘉元城内此时来了两名客人,一人是有间客栈的金算盘,另一人是九州镖局的马文远,两人联袂而来。

马云设宴招待二人,郗鉴等一同出席,就连童冠山,也从雄安寨内快马赶来。

此时的他伤势已恢复大半,在寨内和亲人生活在一起,倒也逍遥自在。

众人相谈甚欢,席间马云提出想要购买些粮食,储备在城内。

这嘉元城经历连番战火,城内的粮铺早已关门。

此事倒难住了两人,现在四处战乱,粮食早已是奇货可居。

而鲁王下令封住了官道,所有来往嘉元城的货物都会被严查,粮草之物是极难运进来。

听两人如此说,马云暂时断了购买粮食的想法。

半个月内,在城内外募兵两千余人,典均说服五个山寨来投,又带来一千兵士,这样嘉元城内有了七千兵士。

其中郗鉴的两千北府兵是精兵,其余的士兵只要勤加训练,足可用来守城。

柳士余上次征讨雄安寨的巨石车也被缴获,一共十二辆。

四座城门各摆放了两辆,剩余四辆机动使用。

这一日,秦明愁眉苦脸的来找马云。

“城主啊,给我换个差事吧!这城内治安,怎么还包括审案断案,这些日子天天都有人到衙门告状,我实在处理不过来,现在衙门口都聚了一群人了。”

马云一听到断案,来了精神。

衙门前,原本十分宽广,此刻围着一群人,纷纷向里面张望着。

见到秦明和马云走来,立刻围了上去。

“你看吧,都是告状的,这可比打打杀杀难多了。”

“让他们都进去,我和你一同审案。”

到了大堂,两人坐上案台,上面摆着一叠状子。

马云拿起最上面的一张状子看了看,片刻后笑着说道:“宣商人张世平和刘达上堂。”

很快两名中年人快速步入大堂。

“堂下二人报上名来!”

“在下张世平。”较胖的那个中年人说道。

“在下刘达。”

“你们的状子我已经看了。张世平三年前外出行商,将一密封坛子交给邻居刘达保管。告诉刘达里面是红枣。三年后张世平归来,刘达归还坛子,当面打开后发现里面果是红枣,没错吧!”马云娓娓而谈。

“没错。”“没错。”张刘二人均点头承认。

“但张世平立刻就说坛子里原本装的是银子,怕刘达起贪欲,才谎称是红枣。指责刘达贪墨了他的银子,是不是这样?”马云声音一变,多了几分严厉。

“是啊,大人,我里面装的真是银子啊。”

“大人,里面装的确是红枣。”

“来人,将坛子抬上来。”一个装满红枣的坛子被抬了上来。

“你二人上前,看清楚可是此坛。”

“正是。”“没错。”

“你们看这红枣颜色尚新,应该是摘下没多久。三年的红枣,早就烂了,刘达,你为何用红枣冒充里面原本的东西,还不快把银子还给张世平!”

刘达一听扑通跪了下来,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既已招认,当归还银子。打二十大板,以示惩戒。”

说完手一挥,拿起了下张状子,看了起来,片刻后大声说道:

“宣李铁锅和宋瘸子。”

两人体貌极好分辨,一人是个瘸子,一人拎个铁锅。

“李铁锅,你说你发现宋瘸子偷你的锅,是不是?”

“近几天一连少了几个锅。为了查看究竟,就在放着几撂锅的院子里,藏在暗处看着。不大一会儿来了个瘸子,一看没人,掂起一个大锅就走。我出来将他一把抓住,问他为啥偷锅,瘸子硬是不承认。只好拉着瘸子,带着锅,来衙门请老爷公断!”

“宋瘸子,你说刘铁锅诬陷你,是不是?”

“是啊,老爷明断,我是个瘸子,咋能拿得动这能大个锅,是他诬赖小人。”

马云看了两人和那口锅一眼。

“本官也觉得不是你偷的,是他诬赖了你,老爷就把这锅断给你作为补偿,拿回去罢!”

“哪有凭感觉断案的!”秦明凑到耳边轻声说道,马云笑了笑没有答话。

“老爷英明!”刘瘸子听到马云的话,欢喜异常,把锅抄起来顶到头上抬腿就走。

没走几步,只听后边马云一声断喝:“站住!你不是说你瘸,拿不动大锅吗?怎么拿得这么利索。纯粹是胡言狡辨,如不招认,难免皮肉受苦!”

刘瘸子大惊失色,顶着的锅也掉了下来,转身跪下承认偷锅。

刘瘸子被判归还铁锅,并打二十大板。

“宣孙纯,曹训。”

“孙纯,你将事情讲一遍。”

“大人,我拿着白布到集上去卖,半路遇了雨。正好走到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地方,只好把白布展开遮雨。这个人,央求我也让他遮遮雨。我看他淋得可怜,就答应了。雨过天晴之后,这个人硬说这块白布是他的。没办法,只好来衙门请县官审断。”

“曹训,孙纯所说可是真话。”

“大人,明明我的布匹让他避雨,他却诬陷于我,真是好心没好报,还请大人明断。”

“当时可有别人看到?”两人均摇了摇头。

马云沉思了一会,叹了口气:“本官无法断这无证人的案子,你们一人一半把布分开回家去吧!”

随即叫人把布一截两半,叫他俩下堂去了。

“这,怎么让他们走了!”秦明急忙问道。

马云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秦明立刻笑了起来。

马云拿起下个状子,看了一会。

“宣和尚,蒋有德,侯山。”

进来三人,一个光头和尚,一人员外模样,最后一个瘦弱少年。

“侯山,你将事情详说一遍。”

那瘦弱少年开口说道:“大人,小人在山上放牛时,捡到一颗大宝石,在回家的路上碰到这个化缘的和尚,他对我说,这颗宝石是菩萨送给我的,我应该去庙里念半个月的经来感谢佛祖,把宝石让他带下山给我的父母,这样将来,我就会得到菩萨更多的保佑。我看他是个出家人,就相信了他,把宝石给了他,自个到庙里去边念经边放牛。半个月后,我就回家了,回到家里后一问父母,结果父母说没有什么和尚送宝石来,我还以为父母骗我,可一问邻居,都说没见和尚来过,我才明白是这和尚存心骗了我的宝石。于是从那天起,我一边放牛,一边到处寻找这和尚。巧的是,这天我大清早刚从蒋有德那犁完地准备收工回家,却见和尚坐在财主的院子里,当时我就扭住了和尚,让和尚还宝石,和尚却打死也不承认,说蒋有德可以作证,这宝石就是他的。蒋有德听到我们厮打走了过来,竟真的说他可以证明宝石是贼和尚的。大人,请为我伸冤啊!”

马云听完大喝一声:“大胆放牛郎,人家和尚有人证在此,你竟说宝石是你的,何冤之有,你有证人吗?”

侯山一听赶紧发誓道:“天打雷劈啊,大人,我放牛时捡的,哪来的人证啊,那宝石真是我捡的,我要说谎,宁愿千刀万刮!”

蒋有德也赶紧说道:“是啊,大人,那个宝石就是和尚的,我见过。”

马云目光在三人面上扫过,轻喝道:“拿一碗泥巴来!”

马云的话让堂上众人都十分不解。很快有人送了一碗泥巴到了堂上。

“侯山你站到堂外,蒋有德和尚二人背对着站在堂内。”三人依言照做。

“侯山,蒋有德,和尚,你们把那宝石的样子捏出来给本官看看,捏的时候谁要是转身偷看别人,直接大刑伺候。”

三人很快就捏好了,侯山与和尚捏的是个方形宝石,而蒋有德捏的是个圆形宝石。

看完三人宝石的形状,马云大喝一声:

“大胆和尚、蒋有德,你二人既然都见过那宝石,为何捏的样子相差如此之大;侯山既然没有见过宝石,为何与和尚捏的一模一样!”

听到马云的话,蒋有德额头冒出冷汗,很快就承认了做伪证的事实。

“要不是你做伪证,本官还真无法断定宝石是谁的。和尚归还宝石,打三十大板;蒋有德十五大板。”说完拿起了下一个状子。

“宣武氏和张氏。”

很快两名妇人走了进来,其中一名怀抱婴儿,自称武氏,另一人张氏看着那婴儿,泪眼欲滴。

“你二人都说婴儿是自己的,本官一时难以断定,这样吧,你二人在堂上比试力气,各自抓住婴儿双手双脚,谁的力气大,本官就把婴儿判给谁。本官正好趁机歇口气,看场好戏。”

两名妇人犹豫了下,起身抓住了婴儿,还未用力,那婴儿就大哭了起来。

只见那张氏松开了手,面露凄婉之色的看着婴儿。

“大人,我赢了!”武氏见状大喜。

只见马云冷哼一声,怒喝道:

“大胆武氏,强夺别人孩子,还不跪下认罪!”

“大人,冤枉啊,这确实是我的孩子啊!”武氏掩面而泣。

“哼,不用惺惺作态了,如果婴儿是你的孩子,你怎会舍得拉扯与他。那张氏正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孩子,这才放弃与你拉扯。”

听到马云的话,大堂内外的人纷纷点头称是。

武氏见状抵赖不过,跪地认罪,被马云责罚扫街三月。

那原本已经离开的曹训、孙纯此时被官兵带了回来,官兵在秦明耳边低语几句。

只听秦明拍案大喝:“大胆曹训,还不认罪!”

曹训慌张的问道:“小人不知何罪!”

“哼,方才你二人各分一半布匹,出门之后,你面露得意之色,还嘲讽孙纯;而孙纯却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这些都被我的手下看的清清楚楚。这布匹若是你的,被人分走一半,还能高兴的起来吗?”

秦明凶恶的样子吓的曹训双腿一软,跪了下来,承认了罪状。

“好!”堂外围观的百姓齐声喝彩起来。

“堂外告状之人,都听好了,如若还是这等泼皮无赖之琐事,被本官断出真假,罪加一等。不如私下赶快承认罪行,本官将会从轻发落!”秦明站在堂前,大义凛然。

看着秦明漆黑的脸和那道疤痕,马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包黑炭……

秦明话一出口,立刻就有部分人离开了。

用了半日的时间,两人终于把堂外的案子都处理完。

秦明激动无比,恨不得抱着马云亲一口。

“城主,老秦我越来越佩服你了,恨不得化作女儿身,好好伺候你老人家!”

“那我立刻自宫,也化作女儿身!”

“刚才断案真是太过瘾了,没用刑具,三言两语,那些人就老实招供了。真是断案如神啊!”

“前几日刚选了几个推官,以后这断案之事就交给他们了,你只需负责定案就可。”

“万事皆有道,方才就是断案之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终归只有一个真相。”马云心中又有了一丝明悟。

马云没有注意到,方才围观的百姓中,其中一人身材瘦长,斗笠掩面,眼神透着冰冷的杀意。

当看完断案的过程,那人眼中闪过片刻迷茫,转身离开了。

长春看牛皮癣最好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收费吗
贵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日照正规白癜风医院
遵义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