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独生子女护理假在全国推广还有多远

2019-09-10 16:49: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当下,人们对老年人权益保障越来越重视,多个地方开始实施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这一制度在全国推广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当下,人们对老年人权益保障越来越重视,多个地方开始实施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这一制度在全国推广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下午经人事(部门)确定,我可以休独生子女护理假!

  不久前,河南一位友在微博上分享了这一消息。这对她来说有些小激动,并晒出了独生子女证。事实上,早在2016年,该省就施行了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并有不少人获益。

  今年 月,《重庆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也开始施行,其规定: 老年人是独生子女父母的,患病住院治疗且需要二级以上护理时,用人单位应当支持其子女进行护理照料,并给予每年累计不超过10天的护理时间,护理期间工资福利待遇不变。

  至此,重庆成为国内第8个通过地方立法施行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的地区。

  当下,我国正面临老龄化社会的严峻挑战,老年群体的医疗、养老等问题日渐突出,人们对老年人权益保障也更加重视。随着多个地方实施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这一制度在全国推广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独生子女家庭之忧

  国务院发布的《 十三五 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测,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养老俨然成为全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这一问题在独生子女家庭中表现得更加突出。

  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常务理事金晓莲告诉民主与法制社: 独生子女的社会、家庭负担相对较重,在忙于事业和自己小家庭的同时无力照顾父母。

  他们也不像多子女家庭那样,父母一旦生病可由几个子女轮流照顾。独生子女不仅没其他人可以分担,有的夫妻还陷入同时照顾4位老人的困境。 金晓莲说。

  注意到,早在201 年,有关独生子女护理假就有了法律基础。这一年,国家施行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其规定: 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

  此后,各个部委也就养老基础设施建设、养老服务业人才培养、医养结合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

  2016年5月,河南省成为第一个通过地方法规施行独生子女护理假的省份,在新修订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规定: 年满60周岁后,住院治疗期间,给予其子女每年累计不超过20日的护理假,护理假期间视为出勤。 河南省卫计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处长王自立此前曾表示: 这一假期是对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制度的重要补充。

  紧接着,福建、海南、广西、湖北、黑龙江、广州、重庆都相继出台了地方法规,开始施行这一制度。

  从各地规定来看,虽然相关法规重点针对的是独生子女家庭,但有的省份还将这一假期作为养老制度的重要补充,对非独生子女护理假期也进行了法规层面上的明确。如黑龙江省规定:独生子女的陪护假每年累计20日,非独生子女的陪护假每年累计10日。

  值得一提的是,确立独生子女护理假的地方,也逐步开始重视护理假期间员工的薪资福利问题。福建、重庆、海南等地明确规定,独生子女在休护理假期间工资和福利待遇不变。广州市则更为具体:看护假、护理假期间,职工所在单位应当保障职工工资照发,并且不影响职工的福利待遇和全勤评奖。

  如何避免 纸上的福利

  虽然有上述省份为独生子女护理假给予了法律支撑,但公众仍有担心:这项决策会不会仅仅停留在规定层面,成为 纸上的福利 ?

  就目前来看,落实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对于政府机关、国企和事业单位并不难,但对于将经济效益放在首位的私企而言,让公司的独生子女带薪休假却成了一笔额外负担。

  对此,有的地方也采取了一些保障手段和措施,海南省老龄办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独生子女护理假有法律依据,符合规定的人群有权依法申请。在制定该政策时,民政部门也征求了人社部门的意见。一旦独生子女在父母因病住院申请该假遭到用人单位拒绝时,可以依法申请人社及劳动部门介入协调。

  福建省也为独生子女护理假设置了相应法律:如果用人单位不支付独生子女护理期间享有工资福利,人社或有关部门将责令限期给付。情形严重的单位将被列入拖欠工资 黑名单 ,在招投标、市场准入、融资授信等方面都会受到约束,单位负责人或法定代表人在评先评优、职称评定等方面也会受到影响。

  不过,即使独生子女护理假能顺利实施,也会存在一种质疑。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他听到相当一部分反对声音认为,独生子女护理假又是 政府请客,企业买单 。另外也有人质疑:这是在某种意义将一部分养老转嫁给了企业。

  金晓莲也表示,目前八省区市推广的独生子女带薪护理假,对中小微企业来说确实增加了企业负担, 企业是以创造产值,追求资本利益为目标的,若企业不能盈利或者长期亏损也是没有活力的。现行政策要求用人单位给予职工带薪护理假,却不给予企业一定的减负或其他方式的风险分担,也不利于企业落实带薪护理假。

  要让独生子女护理假更为可行,就要建立合理的社会成本分担机制。 全国人大代表张晓庆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议,对于落实独生子女护理假到位的企业,应在财税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激励,提高企业参与积极性, 对违规企业则要施加惩戒,让 带薪陪床 成为劳动者的真正权利,成为老年人的真正福利。

  是否应全国立法?

  虽然独生子女护理假得到社会各界认可,但目前并没在全国推开。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青海省委会主委张周平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由于实行省份较少,且护理假长短不一,导致在全国层面出现不公平和不均衡的问题,对全社会营造尊老爱老的氛围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他觉得,国家层面应出台独生子女带薪陪护假,专门用于陪侍老年父母,并配以相应的措施。

  而提出独生子女护理假全国统一立法的,不止张周平一个人。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张晓庆,全国政协委员俞金尧等人,都提出了与此相关的建议。而且,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也呼吁,将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护理假在总结地方经验后在全国范围推广,上升至国家层面统一立法。

  另据观察,目前,已实施独生子女护理假地区的法规条例有两种。福建、湖北、黑龙江等6个地方,是在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的配套法规中对独生子女护理假进行了规定;河南、广州则是将独生子女护理假纳入地方计划生育管理规定中。

  也就是说,各地对独生子女护理假制度考量标准不同,一种是基于老年人权益保障的思考,另一种则将独生子女护理假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奖励和扶助性制度。

  建议立法保障先行,把独生子女护理假列入《劳动法》。 张晓庆称,应将这项普惠政策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权益保障法规,而不仅仅是各个地方出台时间不一、力度大小不一的实践探索。

  不过,金晓莲在独生子女假是否应全国立法上有着不同看法。她认为,子女带薪护理假只能解决老年人年老患病一时的问题,要真正意义上保障老年人的合法权益,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社会保障机制,其中居家养老、社区医疗、专业护理、异地就医以及社会化养老服务等保障制度需要更加完善健全,以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法律法规的制定要有前瞻性,不能总是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 金晓莲还说, 现在已有的带薪年休假还存在很多没落实或者实施过程中的各种问题,与其推广带薪护理假,不如真正落实职工现在已有的假期,把职工权益落到实处。

设计
环保新闻
配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