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逆世灵修 正文 第九章 刺激亵渎

2019-10-12 19:4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世灵修 正文 第九章 刺激亵渎

如仙境一般的雾霭中,一根根晶莹剔透的冰晶彼此交错缠绕。整个的一看,好似组成了一个由不知名的大鸟衔冰枝而织的巨大冰巢!

虽然冰巢如此让人震惊,但是林修却并不是因此而变成如此痴呆之相。

甚至说......他的眼神根本未在这巧夺天工的冰巢上停留多久。

能这样黏住林修目光,让他忘却这地境之寒的,却是这冰巢中心的一具水晶冰棺。

那冰棺刚好坐落于巢的中心,冰枝最为密集细小之处。水晶冰棺晶莹剔透,能一眼就看到其中之景。

所以准确的来说,让林修如此神魂尽失的,是那水晶冰棺之中,躺睡着的人儿。

从这边望去,冰棺之内好似躺着一个些许模糊的人影,虽然模糊,但是那人影好似吸收了这片天地所有的光线一般,那身姿如清浅的水如柔软的绸缎般让人痴醉移不开眼。

那人儿双手交叠轻放在腹部之上,身着白衣,白纱外袍上冰蓝色的冰凰在身侧栩栩如生,如最幽深的冰蓝宝石样的凰眸好似冷冷地盯看着呆愣地望着这边的林修一般,威仪非常。

隔着一层棺壁都能感受到身着这非凡之衣的人儿如玉般温润的脸庞,氤氲着一层冰华,侧脸弧度完美异常,紧闭着的眼睛被一层翘长的睫毛覆盖,幽黑之上泛着丝丝冰蓝之色,如同这世上珍惜罕见的灵羽。一头同样颜色的发丝温顺地被压在下面,从侧面能看到如冰山一般但又不似冰山冷硬更显润挺的俏鼻轮廓,以及如淡莲瓣般的唇。只是这淡冷之色中,在其额处,突兀的深邃紫黑色光芒,将其整个俏脸都带上了一丝暗沉之色,使得这人儿更显柔弱。

如此完美......又深感遥不可及,这只是一个侧面而已啊!

不怪林修看得这么仔细,他失神般的缓慢靠近着,眼睛完全忘却了眨动,每一寸每一根发丝都在散发着诱人的光辉,吸收着整片天地的光线。

“傻了吗?还不快去取回黑莲?!”魔音此时厉声响起。“你的身体和灵气,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不想死的话,就赶紧!!”

林修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眼睛依旧直直盯着那冰棺之中的人儿,他缓步朝她走去。

每一步都走的如此的小心翼翼,似乎生怕惊醒了那沉睡中的人儿。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是天边闪烁的一瞬,林修终于站在了冰棺之旁。

也终于窥得了这使他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的人儿模样。虽脸部好似被一团幽紫色的雾气笼罩着,但大致的容貌都能看出来。

肤若凝脂,貌若天仙。

此女只属天上有,梦道无能绘模样。

林修失去了去描绘这仿佛是集齐了所有冰川最为纯净的琉璃冰土捏造出来的人儿的容貌的词语。

在他心中,这世间最让他心中柔软的女子是清雅,清雅的容颜自然无话说,完美到找不出瑕疵,但更吸引人的是她的气质,如山间最清爽的泉流,云中最淡雅但也最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霞。是谁也不能与之相比的。

但这棺中的女子,却是一种威仪与凌厉,如同寒冰之地最为晶莹剔透高贵异常的一篇雪晶。而且这凰衣,这冰枝晶冠,和这虽看似苍白柔弱缺也盖不住的凌厉寒气,要更为缥缈难接近,更何况,她的脸还被一团幽紫色的烟雾笼罩着啊!

林修忍不住又咽了一次唾液,喉头滚动,打破了安静异常的境地。

“没出息!”

魔音不屑地响起。“黑莲就在她眉心,她也动不了,你喜欢的话,取完黑莲再慢慢品尝啊~”

“咳咳......老音,别这样!”

这样说着,林修伸手开始捣鼓冰棺,却使了吃奶的劲也推不动。

“不行啊,小和尚。”

“谁说不行?不许叫我和尚!”林修气急,转念想到山谷佛陀,嘟囔到:“就算是和尚,也是个半吊子和尚......能近se吃肉无所顾忌的那种.....”

说完,他便爬上了冰棺,一把趴在了上面。

“还不信小爷火热的身躯融不掉你!”林修开始全力运转功法。

这样看来,仿佛就趴在这冰棺仙女之上,盯着这仿佛天上才有的冰颜。

罪过....罪过啊.....

时间在悄然流逝,冰棺也在缓缓融化着,这样长时间地撷取着噬灵气,使得林修灵体乏累异常,眉心刺痛难耐。

虽说吸收而来的灵气风暴会相应的冲刷灵体,缓解疲累与痛感,但也经不住这样使用。

当林修从惊艳中回过神时,灵体握着才吸收的一丝噬灵气,便好似已到了极限,感觉到了要崩解般的疼痛。

现在看去,原本已初有形状的灵体此时不仅淡化了许多,连形态都更为地缥缈起来,甚至已无力将那丝噬灵气运送至妖异晶体处。

“小子,再坚持一下!”

深深地匮乏感席卷了林修的全部意识,灵体好似已裂开一样,林修意识将要遁入黑暗,连那魔音也是难以听清。

此时,身体中运转的灵气也快被消耗殆尽,运转速度也缓慢不堪。意识空间中,仅剩的初灵气全部冲了出来,尽着最后一丝力量溶解冰棺!

林修的眉目上冰霜遍布,脸色青白,那霜开始一层一层爬上他的躯体。

意识临崩中,恍惚听到魔音叹了口气,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什么......

“你这小秃驴!莫不是前世我欠了你些什么?”

紧接着最后的意识中红光遍布,“好.....舒服....”

一股暖意之后,林修彻底失去了意识。

深山寺庙之中,天光一缕缕刺破黑暗。

清脆的鸟叫声叽叽喳喳地响彻在山林之中,在那寺庙后山处,耸立着一面仿佛上接着天下深入地的看似坚不可摧的冰蓝结界。

一个白眉长胡的老和尚面色苍白地盘坐在地上,深吐一口浊气看向这面屏障,在身边一位年轻的和尚也面色焦灼地同样盯着这面结界。

“师父,这都已经三天了,小师弟......”一善望向老和尚,语气担忧无限。

“阿弥陀佛,到了如今他还没有出来,定不是他不想出来,而是......”老和尚深叹了口气,带着深深疲累的眼睛里好似一下子暗去了不少光芒:“无力出来罢.......”

“不可能的,小师弟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没事的!”一善急声道,但声音里有着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悲伤....“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老和尚起身,连僧袍上的灰尘都望了去掸。“一善,是机缘也好,是祸途也罢,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不论如何,佛祖定有佛祖之意,不受凡人之感而困扰。善哉善哉.......”

虽这样说着,老和尚还是站在了这三天一直施法站定的位置,双手合十,项上佛珠欲动。“这一次,如若他还未出来.......”

老和尚语在此断,默默闭上了自己的眼。

寒冰结界中,崖间,冰巢内。

林修慢慢地恢复了意识,他从未觉得自己整副身躯乃至灵魂都如此虚弱不堪过,眉心一鼓一鼓的,刺痛非常,且好像无法沉入意识空间了。

“老音....”

他在心中默喊,却无半点回应。

再过不久,他的身体慢慢地也开始恢复了知觉。

“咦?好软......好香......”

首先感到的便是冰寒的刺痛与麻木,其次......好像不似趴在那冰硬的冰棺上,触感......柔软异常......?且鼻端的香气让他止不住地吸了吸鼻子......

林修努力地缓缓睁开好似已被冰封的眼睛,些许强光刺入眼眸,模糊异常,稍感不适,闭上,再次缓缓睁开,视线开始慢慢聚焦......

一片雪白到晃眼的肌肤陡然印入眼眸!

“嗯......”

林修睁大了眼,一口极其响亮的吞噎口水的声音响起。

他终于知道这软软的...香香的是什么了......

如同梦幻般的轮廓,长长的幽黑之上带着些许深邃冰蓝的羽毛般的睫毛......

离他的眼睛仿佛只有不到一尺之遥!真正的

......近在咫尺......!!

喉头滚动,忍不住再次吞噎口水。这......不是在做梦吧......

林修忍不住屏住呼吸缓缓地靠近.......直至嘴唇轻轻吻在了如冰雪如玉般近在咫尺的脸上......

柔软...冰凉....沁人心脾!

一触......便不想再离开......

我去......这是真的......!

林修睁大着眼睛,简直是难以置信!

这时,他感觉有什么动了一下!吓得他赶忙分开,观察起来。

这一观察便不得了!

林修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如同八爪鱼般趴在了这仙女身上!仙女衣襟都有些乱了,而他的手......

难以置信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

么的.....罪过.....罪过啊!

林修咬着牙支起身来。那好似从万里冰川中走出来的仙子般的人儿轻合着眼安静的如同沉入一个很深很深的梦境,走不出来了一般。

只见那光洁的眉心处,扎根着的幽深紫黑色的精巧小莲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块不规则形状,遍布眉心直至快触及左眼处的紫黑色印记。

“老音?师父?”

不会已经被那魔头给取走了吧?怎么声都不出一个?

林修皱着眉叫了几声,全无答复。摇摇头,再次望向这女子安静的脸庞。

高挺的鼻梁之下,那樱唇如同濯污泥而不染的只生长在冰雪之中的淡莲花瓣,如此圣洁,又有哪片污泥敢去亵渎呢?就连冰雪也不敢轻易打扰!

可是那紫黑色的印记却刺眼般的横霸在额头之上,将这谪仙般的人儿一下子打入了尘世。不免让人心中一紧,想勉力去除。

“这个....睡美人啊,那个吻你的话.....你会醒来吗?”

林修抚摸着那如附骨之疽般的印记,视线停留在薄樱般,只是看起来便觉得柔软不堪的唇上。越看越出神,越看越出神。竟缓缓低下头轻啄在了这等圣洁之上!

!!

彼一接触,林修不禁打了一个激灵。

全身的毛孔都好似张开了般。

一顿之后,便稍大胆地带着些许贪婪地小口轻咬起来,如同吸食最软最清凉果冻一般......

刺......刺激......

想林修两世处男,嗯......现在还是个小处男,看到如此场景,小小年纪......的火气,完全把持不住!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敢亵渎如此天仙遥不可及的人儿。然而他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整副身心,都放在了身下的人儿和这接触的美好之上!

也全然没有注意到身下那如同谪仙般高高在上的人儿,缓缓地睁开了她的眼睛......

“你......这是在干嘛?”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公交地址
北京华博医院收费贵么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地址怎么走
北京华博医院手术价格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具体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