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江苏谁在续写民族工业新辉煌图

2019-06-08 09:56: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苏,谁在续写民族工业新辉煌(图)

再奏“转型升级”的主旋律,江苏国际服装节第十四次开幕又落幕,整个江苏区域的纺织工业在总值率先突破万亿元后,今年有望再领霸主风骚。尽管该区域纺织服装传统制造业的实力、内涵和未来走向,很难被全面解读;而风雨兼程中的此消彼长,其障碍、动力、轨迹和寓意,总是耐人寻味;综观实业血脉,人们更加关注:谁在续写民族工业新辉煌? 跌宕起伏 领跑有人 总有人说,是江苏孕育了中国的现代民族工业;至少数百年间,这片富庶之乡一直代表着中国最高织造技术和成衣缝制技艺。 新中国成立后,江苏国字打头,建设起与上海并驾齐驱的纺织制造体系;改革开放后,服装、家纺、产业用纺织品在江苏异军突起。当舆论界还在为姓资姓社反复纠结时,碧溪镇的毛衫企业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已经大行其道;梅里镇的经编个体户也已经拖着样品箱飘洋过海了。 在市场化、国际化的逼迫下,不甘心的江苏纺织国企还是与上海同仁一起,抡起了捣毁落后纱锭的第一锤。不过,仍习惯找部长、省长、市长要求政策倾斜的大企业,直到若干年之后才死心塌地找市场;习惯靠技艺、品质、信誉稳端外贸饭碗的江苏人,开始尝试自创品牌,迎击自由竞争的激荡风云。 江苏人并非嗅觉最灵敏、转舵最灵活,但其基础扎实、雄心宏大、后劲可畏!沐浴着变革的洗礼,一个个领跑者显身了—— 上世纪70年代中国化纤工业高速发展,巨无霸企业坐落江苏仪征,随之群雄并起,江苏化纤以超全国平均速度迅猛膨胀。目前,江苏化纤的产能占到全国的30%左右,居全国之首。 上世纪90年代初,陆克平领导阳光集团大胆突破思想禁区,陈丽芬领衔开发的阳光牌彩色呢绒一夜之间走红大江南北,在精毛纺领域引领了让墨守陈规者猝不及防的革命。短短数年,充满活力的民营企业乘势鹊起,“逼”垮了机制落后、不思进取的五大同行国企,拥有了过去只属于国企的市场空间。 阳光集团在占领河山之后并没有止步,而是直取技术领先高地,先后承担了39个国家科研项目的科研攻关,完成国家重点新产品项目26项,国家重点技术创新项目7项,国家863项目4项,累计申请各类专利512项,获授权专利315项。他们始终坚持“特色化”、“高档化”、“功能化”、“国际化”,在纳米抗静电精毛纺、抗皱自洁舒适性精纺面料、羊毛织物易护理免烫整理、水洗面料整理等国际热点技术领域呼风唤雨,代表了中国当代最高织造技术的研发应用水平,并成为世界相关尖端设备的第一试验场。 高德康作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代民营服装品牌创业人,以其出色的专业技能,打造出品质过硬、款式新颖的轻薄型羽绒服;并最早使用巅峰策划,在全国叫响“波司登”品牌,从创牌伊始到现在,“波司登”从未让羽绒服首席市场份额旁落他家,这在服装品牌中绝无仅有。 阳光和波司登都建成了各自领域内世界第一的制造基地,并在全球范围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形象。因其首创和成就,阳光和波司登先后分享了国家权威机构颁发的金字招牌——中国的“世界名牌”,这也是纺织服装界仅有的两个最高品牌荣誉。 曾在官本位和国企主导氛围中谨慎度日的江苏人,终于在改革开放的疾风劲雨中惊醒!他们重振霸业,创造了多个世界第一、全国第一、行业第一、区域第一、品类第一……他们领跑全国,他们灵光绽放。 拨云驱雾 破局有勇 颠覆前人容易,超越自己最难。1998年1月23日,江苏首批12万“祖父辈”纺锭在盐城的众想集团起锤,后被陆续砸碎。历史悠久、在国家羽翼保护下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纺织工业被抛进市场竞争的激流;年轻的服装业经过改革开放初期10多年井喷式工业化过程,率先进入了以消费时尚为导向的品牌时代。 国际政治经济环境风云变幻,带来各种新旧矛盾的交错影响。改制和入世后没有快乐太久,众多企业就陷入了接踵而来的压力和挑战。在这种情势下,科学发展观的提出,让领跑者看清了前行的方向:经济社会要健康永续,人类自然要和谐相处……江苏纺织服装的领跑者再次悄悄蜕变—— 曾经以老大自居的“巨无霸”仪征化纤开始放下姿态,联手下游,发布流行趋势,开发差别化纤维及衍生新品。 阳光集团开始了向上游延伸的破冰之旅。遭遇艰难后,阳光仍执着于终端品牌和科技进步,终将男女制服、时装和休闲装做得考究高档,获得了同行难以企及的附加值。近些年,其又推出了针对青春一族的“阳光时尚”服装品牌,并在上海南京路最繁华地段适时抢滩,购进商业地产,多品牌经营,坐地收银。最近获悉,其“终端品牌”战略提速,该集团未来3年将在国内一二线城市发展“阳光时尚”500家特许经营机构,覆盖中国80多个重点城市,建立拥有全球联的会员10万名的系统,使阳光集团纺织品板块的自主品牌销售占到70%。 国外大牌的进军,启发了众多一代创业人;常熟招商城批发大军冲杀出一批最早的服装品牌缔造者。而品牌时代的到来,却让先驱尸横遍地。盲目觊觎暴利,玩花架不懂玩文化,使得不适当砸下的资金血本无归。曾经咄咄逼人、独步天下、连年遥遥领先的“波司登”没有贸然闯进消费象牙塔,而是潜心细分市场,掌握节奏:先是以主打品牌满足大众,做“百姓买得起的名牌”,成功后立即启动主导品牌四季化;在渠道成熟、信誉斐然后,实施防寒服多品牌,以“雪中飞”、“冰洁”等更青春、时尚、动感十足的品牌占领年轻阵地,牢牢巩固了市场份额,提高了利润空间;再通过资本运营进行股份化改造,加快国际化战略,海外设店直营……稳健实现战略大转型:从品牌制造商变身品牌国际运营商。 悦达集团作为苏北首家上市公司,经过资产重组、转轨升级,总资产迅速膨胀,年销售超过300亿元,初步形成围绕汽车、纺织两大支柱的综合规模产业链。悦达纺织投资40亿元人民币,建成20万锭全进口设备纺纱基地,先后与伊藤忠、家乐福、黛安芬、艾文德、悦达起亚汽车等全球知名品牌合作,引进了国际尖端设备和先进的管理模式。目前,其紧密纺、涡流纺、赛络纺、环锭纺、气流纺等各种一流纺纱技术,已通过面料、成衣、家用及产业用新型纺织品跨界开花。 不断克服外贸加工养成的思维惯性和行为惰性,苏豪国际10年来不仅使其“SOHO”服装进入了北京、上海、南京等一线城市的高档商圈,还构建出以国际贸易、科技实业、房地产、创业投资、船舶为核心的五大业务板块和进出口、金融投资、房地产三足鼎立的利润格局。尤其是成功投资东方市场(原吴江丝绸)、江苏舜天、沪宁高速、太平洋保险、交通银行等多家优质上市公司,并持有华泰证券、东海期货、紫金财险等非上市公司股票后,其资产规模质量实现了质的飞跃,国有外贸企业终于找到了新活法儿。 传承扬弃 接力有道 最近,一向低调的周海江,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他蝉联了十七大、十八大代表,这不仅意味着一种政治荣耀,也蕴涵着“传统”与“超越”奇妙结合的深刻暗示。当年以周耀庭为首的3个棉花匠组建的队办小厂,现已成为总资产300多亿元的红豆集团。经过集团高层多轮投票,数年前周海江成为新掌门。依然精神矍铄的周耀庭每天还会到他的“精神帝国”去转转,红豆的良性状况,让老头儿很安心。周海江、周鸣江继承了父辈的睿智、精进和自律,也弘扬了宽容和仁爱和。在红豆集团,股东大会总是形成兼顾国家、企业和股民利益的决议,因为股东代表和各级负责人80%以上是党员。周海江的理念是:我是老板,更是义工;我是股东,更是党员。他要把红豆集团打造成百年常青店,并让员工和社会共享财富。 注意到,近几年高德康似乎发生了年龄逆转:紧绷的牛仔裤,漂亮的细格衫,紧张高效的工作间隙,他喜欢玩儿车、玩儿相机、玩儿苹果、看美国大片……但他依然是拼命三郎:夜里四点从机场到家,早上九点准时会客,照样明察秋毫、滴水不漏、枪来剑挡。高德康的宏大理想、专业态度、悟性天赋、坚毅果敢,加上我行我素,决定了他敢吞云吐雾,成就大业;谁欲实现跨越,并非易事。不过,在其坚硬如铁的性格里,更多流露出放松和柔情。其实,高德康早已将当年的徒弟、创业搭档、后来的妻子梅冬培养成了生产管理和市场营销的顶级CEO,这个灵敏坚强的年轻女性,已经是实至名归的全国劳模。 留洋归来的长子高晓东严格说算不上新掌门,但他放弃了许多时髦的向往,义无反顾地忙碌着,学习着,梦想着,创思着,开拓着……穿梭南北,飞越大洋。他挺身担纲,使波司登自主男装品牌专卖店登陆欧洲市场,海外拓展事业驶入快车道;其敏感时尚、温存宽厚,无疑在精神上影响着、安慰着这个久经商海、累累心伤的父亲。高德康对儿子的欣喜从不溢于言表,因为他不想让年轻人变得容易满足,变得轻浮而错把方向。 目前,中国各类所有制企业都面临接班难题,一个掌门的去留更替,有时竟会使实体大厦瞬间倒塌。未来纺织企业必定是民营(股份)绝对主导,随着现代管理模式的普及,家族成员持续掌权并非代表家族式管理;而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未必胜算更大。周家、高家反映的是一代创业、二代参与、交叉掌权、平稳更替的案例;其实更多豪门内外的恩恩怨怨难以看懂;那些永远仰视老子,崇拜有加、自愧不如、亦步亦趋的接班人,基本难以子承父业;民选的“好人导向”亦有弊端;外来的“和尚”往往高调登场却水土难服……很多身心俱疲的一代创业者深陷忧虑。 对于期待百年常青的企业来说,无论有无血亲关系,接力之旅能够互为渗透,自我颠覆,传承扬弃,犹如果木嫁接,会结出品质更优化、滋味更浓郁的果实。 超越时空 未来有梦 因为站得高,看得远,动手早,面向未来的开拓者,曾经都是孤独的;所以,研究领跑的孤独者,往往能让我们穿透时空的限制,预见未来的趋势,召唤更多的同行人。 当我们手捧文件对“科学发展”坐而论道时,当我们不厌其烦诠释转变方式时,当我们还认为“小批量、多品种、高附加值”只属于意、法等国,在中国还不知何日实现时;地处常熟的泛佳亚麻纺织厂有限公司已经悄然蜕变。一座袖珍的花园式工厂区里,面料、服装、家纺3个研发生产基地从容地接待着来自发达国家的零售商。没人关心,也没人知道,泛佳人默默地以每年5000~10000个以上不同纤维、花色、特殊后整理的新品吸引着一批批眼光独到、拥有大把银两的高端客户,家纺利润连年达到30%左右。金融危机之后,尽管“外资”身份的泛佳深陷孤立无援的信贷处境,经受了长达数年的极限挑战,还是“小批量、多品种、高附加值”三大特色拯救了它。当彩虹终于穿透乌云,泛佳展现出的未来景色,让我们有了别样的畅快和感动。 其实,独行者并非只有泛佳。同在常熟的紫荆花纺织科技公司顺应全球环保浪潮而生。由污染严重、经营困难的印染企业转轨,专业从事黄麻种植、纤维精细化、纺纱、面料、服装等绿色新材料研发推广,他们曾步履艰辛,面临资金告急。靠着对未来绿色经济、生活方式超前预见的信念支撑,国际上一直未能解决的“黄麻纤维分离度低、可纺性差、脱胶、脱色难,有严重刺痒感”等关键性技术难题被一一攻破。500个专利技术的相继诞生,横跨不同国度、不同地区、不同行业的绿色联盟,使紫荆花黄麻原料的生产惠及天下的贫困民生;绿色新材料的联合开发应用,活跃于服装、家纺、家具、医疗卫生、汽车内饰等各个领域。正是江苏紫荆花,创造出一个未来的全球产业链的雏形。也许在今天大亨们还懒得正眼看它,但是紫荆花的真正出落就在明天。 10年前,波司登牌羽绒服孤独而骄傲地进入瑞士的专卖店;10年后的伦敦奥运前夕,波司登在伦敦最繁华地段购入的商业大楼正式开张迎客;而在美国曼哈顿,波司登的触角也已经伸向了又一座商业大楼。由此,“为民族争光,做世界名牌”不再令人质疑;发达国家阔佬盘踞的领地,终于听到掷地铿锵的中国步履。 2008年2月,红豆集团控股投资的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隆重奠基。一波三折后,特区终见雏形。2012年6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与柬埔寨首相洪森共同为西港经济特区揭牌。截至今年7月初,已有南国制衣公司、中正公司、Horseware公司、Galey Global公司、威尔斯(柬埔寨)钢业工程、健拓体育用品、辉煌鞋业、欧菲亚皮具、大圆车业、森林木业、JWS PHARM等来自中国、美国、日本、法国、爱尔兰等20个国家的企业和中国红豆南洋学院、中国无锡职教园在此落户。 善于超前战略谋划、顺势适度调整,这些昔日“泥腿子”的国际化的快舞步震惊世人。高德康对领导智慧和企业发展这样认知:有高度才有广度;有广度才有速度。 纺织强国的四大奋斗目标是:在2020年基本建成纺织科技强国、纺织品牌强国、纺织可持续发展强国和纺织人才强国。为了保持行业的整体优势,从纺织大省迈向纺织强省,江苏纺织服装行业协会积极推进各具特色的区域创新体系建设,如产业集群的创新、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和行业性产品开发中心、检测中心等,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阳光、波司登、悦达、乐祺、东帝等都在博士后工作站、建立国家专业标准、工艺设计创新方面投入不菲,而泛佳亚麻的开发创新费用更是达到销售收入的10%以上,在全国独树一帜。 “十二五”时期,江苏省纺织工业将重点发展各种高性能纤维、功能性纤维、产业用纤维、生物质纤维;加强新型纺纱、新型织造、特种织造、宽重型织物织造等技术的研发,加快成型织造、经纬编双层和多层复合织造、提花织造等针织技术、非织造及复合技术的研究及推广应用,研究多组份纤维复合混纺技术和新结构纱线加工技术、纺纱过程质量控制技术、织物自动检测和分析技术;加大印染高效短流程前处理新技术、功能性后整理技术、少水及无水印染加工技术、印染检测及数字化技术的研发和应用;进一步优化产业用纺织品产业结构,拓宽应用领域;提高服装和家用纺织品品牌内涵和时尚影响力;增强新型纺织机械的研发制造能力。 然而,江苏人有了新觉醒:仅仅埋头创新,已经不够了。 在显赫位置由工商局设立专区,推动品牌企业实施知识产权战略,是在本届江苏国际服装节发现的一个新亮点。加强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已经成为国内外行业组织合作的重要内容。对于江苏来说,这仅仅是起点。 “乐祺”商标已在中国、美国、欧盟、日本、韩国进行了注册,在中国上海、香港和美国建立了分支机构和售后服务体系,为创世界名牌打基础。 尽管已有蠢蠢欲动的“模仿大军”,刘国忠并不惧怕对“摩维”黄麻系列的冲击。护牌打假,他拥有法律保障;技术转让,也是一笔了得的收入。最近,6家战略投资人在紫荆花入股,流入现金1.6亿元,紫荆花不再差钱。此外,在本届服装节期间,紫荆花与28家家具企业签订了绿色同盟,联手开发、销售以摩维牌绿色黄麻为主材的环保床垫及家具,紫荆花不再孤独。近日,刘国忠表示:紫荆花公司已申请了500项专利,3年内将会达到1000个!说者无意,而听者却需静心思考,在司空见惯的商标和专利里,竟会隐含种种财富奥秘! 其实,最无法模仿的是拥有个性特征的创新。 20年前,经常到常州采访,那里有着强大的纺织制造业基础,有着赫赫有名的百年老字号和当代新标杆。“黑牡丹”只是一个老国企在希望企业获得新生时给牛仔布起的商标名,幸好品牌同时注册了服装系列,于是有了今天的故事篇章。最初参加江苏服装节,“黑牡丹”展示的全是面料。一路走来,曾经的老朋友、老名牌身影不再;而一直生产世界一流牛仔布的“黑牡丹”开始突出它的服装品牌,突出中国驰名商标牛仔面料对国内外一流品牌的适应能力。展区越来越丰富、越来越醒目、越来越富有时尚活力。本届博览会上,“黑牡丹”年轻设计师运用源自街头艺术的“现场涂鸦”,再次吸引了众多眼球。五颜六色的涂料随心所欲地刷在牛仔裤上,时尚个性,且能永不退色。 数年前,笔者参加江苏的一个设计沙龙时提出:江苏缺少时尚土壤和气氛。要发展自主品牌、设计师品牌,设计师按规矩上下班,在过于精致务实的气氛中揣摩上司意图,在生怕“枪毙”设计稿的恐惧中工作是不行的,设计师需要时尚的环境和自由的氛围。从去年到今年,从姚峰死不改悔的概念秀《美丽·难(灾难)》、《悟·空了》中,感悟到腾云驾雾和脚踏实地的奇妙结合,在这块崇尚功名的土地上嗅到了自由前卫的香风。姚峰和张维洁这对青年创业设计师,一路走来,由同学变成夫妻、创业搭档,演绎了设计创新和市场适应之间的矛盾与和谐。 一贯坚守精致、经典的江苏服装界、设计界,如何召唤更多人前来颠覆传统,引导未来?这不得不让人萌生新的期待。 民间的创新之源,往往超出官员的预见。如何提升科技、时尚原创能力和再创新能力,赢得更多竞争优势和主动权?如何防止自我封闭,不断提高市场敏感,拓展全球视野和战略眼光?如何调动更多特色中小企业和市场活力品牌联动、对接、转型、升级的内源动力,让专业展会的重要平台,从成果展示秀场,变成要素流动枢纽?……这些,都是政府和行业组织推动经济增长方式根本转变依然待解的课题。

门店商品管理系统
江都
微店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