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星耀九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剑隔世

2020-01-16 21:2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星耀九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一剑隔世

“你双手各执一剑,心剑魔剑相互吸引,自然而然便能融合为一。”赵无极淡然开口,言语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丝欣慰。

凌霄依言拔出双剑,安置在身前,神物有灵,虽然没有凌霄的刻意控制,依然悬浮在半空之中,散发着淡淡的剑压。

心剑魔剑,本是同体,五千年前因为遭遇强大的力量冲击,再加上一些变故,才分离成心剑魔剑,如今再次相遇,两柄神剑剑身顿时便开始不住的震颤起来,初始时候倒还没有什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剑身震颤的越来越厉害,引动的天地波动也越发巨大,让凌霄都忍不住为之吃惊。

煞气震天动地,就连周围的星空都在颤抖,匍匐在这股霸道的剑压之下,刹那间,凌霄感觉自己如入冰窟,冷的咯牙。

剑,本就是杀伐利器,尤其是戮神剑这样的dǐng尖存在,先天地而生,本就已经吸收了无尽的天地煞气,再加上无数年来,随着赵无极以前更早主人的运用,又不知经过了多少杀戮,更是煞气冲天。

双剑相遇,形成共鸣之后,这股煞气便会自然而然的逸散出来一部分,就算是这一部分,也足以让凌霄这样一个区区化雾境界的修士感到身体都为之发冷,四周的空气之中,流转着的全都是犀利的剑气,令人恐怖的庞大威压!

“嗡!嗡!”伴着一声声恐怖的惊天剑鸣,两道如同实质一般的剑气瞬息之间破开虚空,两道匹练一般的神光相互纠缠旋转着,收拢成一道巨大的剑柱,瞬息之间,直冲九天,搅动漫天风云。

幸好,这是在赵无极开辟的星空之中,要是在外界,只怕早已经惊天动地,引得无数人的窥视。

诸般天地异象消失,留在原处的,依旧是一柄通体赤红的古朴长剑,丝丝缕缕的剑气缭绕在剑身之上,几yù破碎虚空,除开剑气jīng粹了许多,似乎,连样式都没变。

不过,身为戮神剑新主人的凌霄,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剑中蕴含的强大力量,他有种感觉,自己自己握住这剑,便是燃星大能,也可以轻易斩杀!

“戮神剑乃是内域十大上古神兵之一,主杀伐,仅次于十大上古神兵之首的“射日神弓”,你放心,经历五千年岁月,这剑身之上的杀戮、血腥之气已差不多被我洗净,还其剑身本源剑气,但毕竟乃是杀伐利器,因此必须谨慎慎用。”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重新融合的戮神剑,赵无极的眼中满是欣喜之色,口中淡然説道。

“晚辈自当谨记。”凌霄连忙应了一声,心里却是忍不住嘀咕道:娘的,叫我谨慎使用,这还是传説之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吗?难不成,真的如同前世佛家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不过,当他再次透过戮神剑,感应到这家伙五千年前的那场恐怖杀戮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虽然收敛了心xìng,依旧跟‘佛’字沾不到半diǎn边。

一日为魔,终生为魔,也许,这就是修士的无奈吧!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赵无极脸上忽然忍不住微微一笑,旋即,他忽然将目光转向了凌霄,直视凌霄道,“我想你应该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此剑乃是内域各大势力yù得之而后快之物,虽然戮神剑的威力不如射日神弓,但得此剑的好处却是远远超越了射日神弓,因此,非在必要的情况下,你千万不要动用此剑。”

xiǎo心翼翼的将完全版本的戮神剑收入星戒之中,此时此刻的凌霄”心中几乎可以用乐开了花来形容,简直兴奋到了极diǎn,至于赵无极所説之话,对他而言,完全可以説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眼见着凌霄模样,赵无极微微摇了摇头,忽然单手一指,指向凌霄的额旬,顿时,凌霄只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投入了自己的云眉宇之间,随着这股清凉之意在体内流转,自己只觉得全身上下有种説不出的舒畅之感。

当凌霄从这种感觉之中情形,再度睁开眼睛之时,却见赵无极正以背影背对着自己,一对眼眸仰望日月苍穹。

“刚才已在你体内种下一颗魔种,有魔种之助,再配合上我的‘一剑隔世,便可以将戮神剑的威力尽数发挥出来,不过由此,你也极将有可能坠入魔道,因此,无论是‘一剑隔世,还是‘戮神剑”都需慎用,你且谨记!”

赵无极的语气之中,充塞着一种莫名的感叹,不知道是对于没有收到凌霄为徒而感到遗憾,还是因为其他…这是种令人难以言喻的落寞…“魔种?一剑隔世?”闻言,凌霄浑然有种呆若木鸡般的感觉,他又不是什么缺心眼的笨蛋,但从之前赵无极的所作所为,再到赵无极所説的话毫无疑问赵无极是传承给了自己一种厉害的功法。

欣喜的同时,自然凌霄心中难免升起了一丝的疑惑: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刚在赌斗之前,赵无极赌斗之前虽然説了教授自己剑法,本以为应该是随便什么剑法,如今却是绝世剑法,实在古怪,难道就因为看自己顺眼吗?难道就因为自己赢了吗?

“不错,魔种乃是我魔道功法之根源,我给你种下的魔种之中所记载的‘一剑隔世”乃是我利用毕生岁月所创其中不仅凝聚了我的剑道真髓,而且还结合了我这一生以来对于道的感悟,配合上戮神剑的应用,更是可以发挥出毁天灭地的威力!你且看!”説罢,赵无极单手虚指向空中。

恍惚之间,原本一片白茫茫的虚空突然传来阵阵雷鸣般的巨响一时之间,阴风怒号,难以数计的魔气突然澎湃于虚空之中,浩大莫测,几乎掩盖了一方天地。

魔头之中,忽然可见一道巨大的身影手持着仿佛放大了无数被的戮神剑傲立于虚空之中,以剑横斩之旬顿时电闪雷鸣,天地间一片澎湃!

“一剑隔世是一套剑法,还可以説只是一个剑招,剑法、剑意、剑心单是这三种境界,便以包罗万象,等你明悟剑心,这一招便可以拥有毁天灭地的威力!我只演练一遍,你仔细看吧,能领悟多少就领悟多少……”

可以説凌霄有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剑术!自己之前所学的幻神剑法以及其他的剑法在其面前都是xiǎo巫见大巫,不值一提,除非自己从尘老那里得到更加恐怖的剑法,否则短时间内这一剑将是自己的绝对底牌。

现在,他算是彻彻底底的明白过来了,为什么山谷之中的那十几个绝dǐng高手会被一剑击杀,这一切,只因为,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面对,这样霸道的剑法,这天上地下,又有几个人能够逃过去,活下去呢?

这与其説是一种剑法,不如説是一种剑道,而且是剑道之中极为恐怖的杀戮剑道,与幻神剑法完全不同,赵无极的一剑隔世,就像是专门为杀戮而设计,这一招或者可以説,这一套剑法,讲的全部都是如何杀人,如何爆发出最强大的破坏力,不过,他的限制也同样巨大,凌霄能够感觉得出,这剑法威力太强,功力不足者,若是强行施展,只怕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以他目前的修为,最多也就只能尝试着修炼剑法,但是,其中属于杀戮的剑意和剑心,却是连触碰的资格都没有,他心里甚至隐隐的有种感觉,如果现在的自己想要尝试触碰杀戮剑意之境,只怕,他十有八九会死!

当凌霄见识到最后一式之时,整个天地都仿佛崩裂了一般,浩大莫测的可怕威力浩荡于整个天地之间,令人内心深处有种莫名震撼之感!一剑隔世,一剑隔世!这一剑,当真能够让人就此隔世!

随后,天地之间再度恢复清明,然而,凌霄此时此刻却依旧沉浸于那股震撼莫名的感觉之中,心中泛起的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静。这一霎那,他恍惚之中,一缕意识,竟然顺着赵无极的斩破天地的那道剑光,再一次的回到了从前:

月黑风高之日,灰蒙蒙的天空还伴着淅淅沥沥的xiǎo雨,寂静的夜空就算是星兽们都安静下来,蜷缩在窝中,难以出来。

刹那间,“砰砰!”

两声清脆的轰鸣,击破了这刹那间的宁静,入眼中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眉清目秀,可惜身上却无半diǎn星光,否则在这种极致的黑暗中,觉星了本命星的少年们都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辉,可惜面前这个少年却是一个废体,可是他不甘,他不愿,眉宇间微微皱起的额头,以及全身湿透的衣衫,满树是血的淋漓,少年仍然紧要着牙齿坚持着。

因为他心中有一个梦想,他不想被人嘲笑,只为让父母笑颜。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丝灯火,少年知道那是父亲的议事厅,没有父亲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入内,不过如此晚了,为何哪里还有灯火,一时间,心生疑惑,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夫人,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凌风惊诧的望着坐在面前的少妇,一脸的迟疑和骇然,仿佛难以相信这样的话是从她的嘴里説出来的。

“风哥,你怕什么,那个xiǎo杂种的天赋太强了,若是成长起来定是一个祸害,你要知道,当初可是你把你大哥一家杀了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孽种是怎么活下来的,还让他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天赋,甚至连主家都惊动了,严令要不准动他,再不出来就晚了!”

王茹敲了敲桌子,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厉害关系,若是抖露出去,必然会引起主家的仇恨,那么自己等人要将整个凌家并入到主家之中,就会千难万难,不过无论如何,此子一定要除去。

“好!”

凌风听到王茹的话,也知道此子不除,终究是个祸害,不过要怎样才能不留任何蛛丝马迹,不让人知道是我们两个算计的,确实是个难事,不由沉思起来。

听到屋内的声音,凌霄心情复杂至极,不由的向外面跑去,嘴中不断的重复着:“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不相信,我不信!”

可是王茹和凌风的话语,在脑海之中回荡,让凌霄几乎疯狂,忽然感觉眼前一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仿佛过了十几年,但又仿佛就在一瞬之旬,凌霄一阵嘶吼,猛然惊醒过来!

“xiǎo家伙,你的神魂修为不错,能够借着我这一剑隔世的意念,去看到生命的起源,一切的因果,这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希望你珍重自身,好自为之。”赵无极的声音淡然响起,似乎满是欣慰:“不过,我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本来,我是想收你为徒的,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你的潜力是无穷的,没有我这个师父,没有人牵制你的思想,你的发展会更大,而且你的老师也确实很强大,真希望,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成长到足以直面我的境界,到时候,我们不妨再赌斗一场。”

凌霄摇了摇有些发昏的脑袋,总算是压下了脑海之中纷乱的记忆,以及那些铺天盖地一般的恐怖剑招,抬眼看去,却见赵无极已然再度坐回了巨石之旁,默默的凝望棋局,一切都好像发生过一样,只是他身边的那柄无名神剑却已不在。

“好了,你也该回去了,再过不久,再过不久,我的天地彻底成型,镇天石碑,将再也无法镇压于我,到时候,我也该走了……”恍然之间,赵无极的声音传来,凌霄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股天旋地转般的感觉忽然袭来,令整个头脑一片大乱,只剩下耳畔,悠悠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呢喃:

“恨天无道,弑神诛仙,九幽镇魔,生死一念,狂剑独孤南,五千年已经过去了,我已经迈出了最后一步,你呢?别让我失望啊。”

眼前一花,待到回复清明之时,凌霄却愕然发觉自己依旧身处于原先的裂缝之前,镇天碑通天彻地,上有无边黑云翻滚,下方是无底深渊。

凌霄不由得举目向着对面望去,却愕然的发觉赵无极和那块巨石已然不见,就连那裂缝对面的那巨大的空间也消失不见了。

“奇怪,难不成,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我在做梦?”凌霄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疼痛的感觉顿时令他倒吸了一口寒气。“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霄连忙检杳了一下自己的星戒。

眨眼之间,一柄通体赤红的长剑,浮现在了凌霄的眼前,戮神剑与以前有了一种极其隐晦的改变,但仍然散发出丝丝的剑气。

微微一笑,凌霄不由的畅呼出一口一长气,长啸一身,翻身跃入半空之中,化作一道流光,直奔着上方而去!

“独孤南”五千年前,你借内域各大势力的高手消磨了我几分气力,胜我一招,不知道,这次又会如何?”就在凌霄刚走不久,深谷之内忽然传来一声轻叹,一身黑色长袍,负手而立的赵无极仰望苍穹,口中淡然道:“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独孤九剑圆满无敌,还是我的一剑隔世更胜一筹……”

“戮神——戮神——”

从无尽深渊一般的断魂崖之中飞纵而出,凌霄身形跃在半空,压抑不住心中的激荡,忍不住一声长啸,本来以为走这一趟,以自己的修为,没有什么凶险,然而一场场恶战下来,却是让自己认识到这天地何其的广阔,天才更是不知几凡,不是dǐng尖,就让自己疲于应付,那些dǐng尖的呢?

路还很长,説不得日后就要遇到,就算遇不到,日后也必定是凶险万分,毕竟,自己从断魂崖走了出来,就会继承”疯圣“的名号,麻烦不断。

原本只是一次简单的路途,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行自己不单单见识到了堪比的上古神迹的星空,掌握了一招无上剑法,最重要的是,透过赵无极那最后的一剑,他真真切切的看到自己以前的时候的种种遭遇,可悲,可笑,那一段忘却的记忆,确是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灵。

他本不该承受的那么,就如尘老叹息的:“他只是一个装作冷酷,怀有一颗火热的少年的可怜人!”

断魂崖下还有一些修士埋伏在这里,抬头望天,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嗨,你説都过了这么久了,传説中的“疯圣”会出现吗?”

一个年轻的修士跟在一个年长的修士身边,激动道。

“谁知道呢?不过最好没有,否则就我们几个还不够他一个人杀的,传闻每一代的“疯圣”出世都会带起无边的血腥,之前如是,现在恐怕也不会有多大的变故,我们还是想想能不能捞diǎn好处!”

盐山县寿甫中医医院怎么样
重庆市江津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酒泉治疗牛皮癣医院
无锡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