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降低成本:药品供应链难突统一标准

2019-10-09 17:14: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降低流通成本,提高供应链效率已经成为新医改不可回避的新课题。在各大跨国药企与国内商业巨头纷纷努力锻造自身供应链的同时,一个跨越领域甚至国界的泛化性药品供应链思维浮出水面。

“我们的药品供应链体系不应该是孤立的,医药商业库房应该同时与药品制造企业和终端医院药房的内部流通管理紧密结合成为一个体系,这才能成就药品供应链体系的完整性。”商务部市场秩序司诚信建设指导处处长王胜利日前在成都举办的“2011全球药品供应链体系建设高峰论坛”上表示,药品供应链应该是从药品的产生到消亡的全过程,而目前药品供应链的打造仅在流通配送过程,还没有到达终端,这也给行业提出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药品供应链建设如何有效到达终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下称“北大人医”院长王杉首次向业界曝光了终端市场对于完善药品全产业供应链的呼声:“我们呼吁深度整合生产企业与配送商和医院物流资源,建立医院对外部上百家供应商的标准接口,最大限度地减少终端与供应商之间的事务性工作成本,让医院工作回归到治病救人的本质上来。”

充满挑战的基本面

“作为药品供应链的最后一个环节,我们内部的医院药品物流也面临着挑战。”王杉向《医药经济报》记者表示,医药市场格局的不断变化亦正使得医院物流复杂化,供应商、生产商繁多使医院在用药品规统一标准上耗费巨大。

据了解,北大人医每年的药品与各类耗材需求共计13.6亿元,其中药品供应商达42家、生产厂家达880家,北大人医一年采购药品金额约在9.6亿元人民币。

“虽然有42家供应商为我们医院提供药品,但实际其中有10家主要供应商已经为我们完成了90%的服务量。”王杉介绍,这10家配送商占据了北大人医年购药金额的89%和64%的品规,而剩下的32家即便忽略不计,仍使医院每年在统一药品编码上耗费巨大。

另据普华永道调查显示,一家药品批发企业平均与85家药品制造企业和36家药品批发企业有业务往来,客户包括434家药店、5家综合医院、20家其他医院和68家诊所。

在复杂的药品流向中,打造全产业药品供应链的基础,依然不能绕过统一标准化建设的问题。王胜利指出,关于标准化、标准代码、信息化统一、行业集中度,以及行业经营规范标准不全的问题等等,在未来医药流通行业发展过程中,应积极给予正视,为下一步努力的方向找到目标。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会长、北京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济生认为,“十二五”流通产业规划为医药流通产业指出了很好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关于物流建设。

“医药物流建设中现在较为模糊的是,不知道建多大才符合标准、是不是每个企业都必须建、会不会形成资源浪费、现代物流的主要标志是什么、是以信息化为代表性还是以机械手为代表性抑或以建筑物的大小为代表性?这些都是我们在具体操作的过程中碰到的困惑。需要我们在十二五期间把这些问题加以有效地解决。”

增值服务的巨大缺口

王杉表示,作为北京地区医改试点医院,北大人医在建设医院内部信息化体系HRP的过程中,在统一药品品规方面遇到了较大难题。“我们医院单品500元以下的药品品规占93.1%,数量占总用药的99.4%,在如何高效统一地管理这些药品上,我们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其实这些工作应该是配送商帮我们做来的,但现在则是医院自己来操作,这就导致我们医院内部物流效率低、透明度差,存货周期过长的不合理库存可达80~100天。”

“不要小看一个简单的库存优化,单单这一个工作就可以节约库存金额60%左右。”王杉向记者表示,对医院内部西药库存优化方案实施前后对比来看,北大人医优化前年库存金额需求6413万元,优化后仅需2100万元,为医院降低资金流转率达67.26%。

据北大人医HRP系统对药品盘点的分析数据,该院月均药品收入5730万元,日均200万元,如果按照以前人工方式由库管员负责联系供应商,采购前没有审批和书面采购记录,到货后按发票条目和数量入库,则无法核对采购数量和品规是否与采购指令相一致,按药品盘点要求允许0.3%的差异,全年将损失约206万元。

“不光是药品一个单项,包括高、低值耗材和‘走穴’手术包,以及诊断试剂在内的所有药品和材料在医院内部的管理上都存在同样的风险和耗费。”王杉表示,药品供应链应该将目光转向终端市场,供应商们应致力于解决药品、材料全过程溯源和临床信息化的“最后20米”问题,这也是目前供应商增值服务的一个巨大缺口。

陈济生表示,由供应商管理库存的供应链合作模式,需要由需求方或使用方提供物品的消耗和库存信息给供应方,由供应方实施及时配送和管理需求方的库存模式,这需要药品供应商从现有的采购、贮存、保管和分发等物流服务,转向审方调剂、用药咨询、用药教育、用药监护等以提供专业药学服务为主的转变。

“整合供应链,我们要打破地域的界限,甚至是国际的界限,进行产业链的结合,使行业散小乱的现状通过整合得到改善。”陈济生向记者表示,打造中国药品供应链体系,进而打造全球药品供应链体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工业与商业以及药品研发和生产、使用单位共同携手努力。

“一个好的药品供应链应该拥有更顺畅、更整体的运用,能够对供应链进行有效管理和更为显性的控制,可以实时对销售、库存数据进行统计,同时能够衡量面向终端消费者的物流绩效指标。”联合博姿公司生产商关系总监JohnKallend如是认为。

孝感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德阳性病
泸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孝感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德阳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