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韩娱之光影交错第一百九十五章酒不醉人人自

2020-01-25 15:2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一百九十五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哐!”唐谨言喘着粗气,重重把酒杯顿在桌上,好像一口气喝了这么大杯也有点难受的样子。李居丽在旁边咬着下唇,心绪复杂地等待他的决意。

总之他不会醉,他这辈子都没醉过不是吗?

“添酒。”唐谨言喘息着开口。

李居丽二话不说地拎起酒瓶继续倒酒。

唐谨言忽然道:“坐过来点,离那么远干什么?像个添酒的样子么?”

李居丽愣了愣,好像有点明白他在干什么了……酒喝不醉,索性做出醉态来么?

她再度咬住下唇,犹豫地看了眼两人的距离。

这是韩式的矮桌,大家分开跪坐在软垫上,有半米左右的距离,间隔得非常守礼。李居丽想了想,犹豫地挪动软垫,放在他身边一尺,挨着跪坐下去。唐谨言忽然伸手一扯,李居丽淬不及防,整个人靠在他手臂上,有些惊慌地伸手撑着:“你干什么……”

“九爷一个人喝酒无聊,陪酒就要有个陪酒的样儿。”唐谨言淡淡道:“坐近点也扭扭捏捏的,搞什么名堂?”

李居丽眨巴眨巴眼睛,嘴角渐渐勾起笑意。

玩这套啊……

我才是演技专科出身,你那表演还是僵硬了点呢。

她的笑意渐渐消敛,做出一副慌乱的表情:“你、你不能这样……”

“坐近点而已慌什么慌?”唐谨言指指酒杯:“倒酒。”

李居丽小心地坐直,再度拿起酒瓶给他添酒。这回两人已经紧紧挨在一起,她侧身倒酒就像是倚在他怀里一样。

唐谨言的右手搭上了她的腰。

李居丽浑身一僵,却没什么反应,继续倒好了酒,怯怯地道:“九爷酒倒好了……手、手……”

唐谨言的手反倒摸了一把,笑吟吟道:“手怎么了?”

李居丽怯怯道:“九爷请自重。”

唐谨言嗤声道:“在我新村派的地盘,让我自重?”

“我、我爸爸……”

“你再罗里吧嗦,我会把你爸爸撸回高阳。”

李居丽不说话了,好像认命似的被他揽着腰。委委屈屈地靠在他身上。

她察觉到了。他的表演越来越自然。说好的黑社会不是吗?说好的嚣张跋扈不是吗?这本来就该是一套很正常的模板吧,他以前在清凉里,对别的女人也不是没做过吧,所以越来越得心应手。慢慢进入了角色。

唐谨言悠然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又略略偏头看了她一眼,把酒杯递到她唇边:“你也喝。”

“我……”

“喝。”简短的词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压。

李居丽噘着嘴。看着他杯口的方向,那里明明是他刚刚抿过的地方……如果真是在拍戏。她已经可以申请NG,控告男主角骚扰了。可这虽是戏,却也不是戏。

她微微垂首。把嘴唇靠在了那个地方。唐谨言眼里闪过奇异的光芒,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慢慢地倾倒酒杯,将酒液一点点渡进她口中。

在他怀里慢慢地喝下半杯酒,李居丽的脸蛋红得滚烫。看上去艳如桃李。美眸半睁着看着他的眼睛,她脑子里有点迷糊,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一场自欺欺人的被强迫戏码?

李居丽有些醒过神来,用力地挣了一下。唐谨言正在把酒杯放回桌上,一下淬不及防,真被她挣脱开来,愕然转头看去,只见李居丽低眉顺目地跪坐身边,微微喘着气。

“对、对不起。”李居丽忽然开口:“我刚才说话重了……不是这样的……”

唐谨言沉默片刻,淡淡道:“现在才说这话……李居丽,我可不是你的提线木偶。”

李居丽神情痛苦地低着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可是……”

“你觉得我该醉一次对吗?”

“是!”李居丽忽然大声道:“我最讨厌你那副故作冷静的模样了!最讨厌最讨厌了!”

唐谨言淡淡道:“其实……你岂不是也一样么?”

李居丽怔了怔,抿嘴不言。

始终无人闯祸,只是因为两人都太清醒吗?

“所以……”唐谨言再度揽着她的肩膀,用力把她箍在怀里:“一起醉吧。”

李居丽睁睁看着他又端了一杯酒,放在她的唇边。

“醉吧。”唐谨言在她耳边低语,犹如恶魔的呢喃:“醉了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也不知道,对吗?”

李居丽梦游似的张开小嘴,任由酒液流入口中,有一缕酒液从嘴角溢出,慢慢流在她雪白的脖颈上,鲜红与雪白交织在一起,有种凄艳的美。

李居丽星眸半闭,喃喃道:“可是……你没醉。”

唐谨言俯身下去,轻轻****她脖颈上的酒,低语道:“我早说过……你要醉我,根本不需要酒的。”

李居丽浑身战栗起来,呼吸骤然变得急促无比。脖子上的唇舌好像扫在她最脆弱的地方,转瞬之间心防就已经决堤奔溃。

“其实,早在那一天,我就该这样对你,反倒省却无数烦恼。”唐谨言重重将她拥紧,唇舌往下游走,扫在她胸口的白腻上。

李居丽眼睛骤然睁开,脑子里轰然一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片片破碎,空空荡荡,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说他不需要酒,就能醉。

她也觉得还没喝多呢,却已经醉了。

唐谨言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说真的,对这片丰腻他不知道起了多久的邪心了……

心中的恶念始终存在着的,只不过看人能否克制而已,无论是谁都没有区别。只是理性之中不会把恶念辅助实施,而醉了的人却往往敢于释放。

日韩式的跪坐有个好处,那就是坐着坐着随时就能躺。

李居丽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被他放平在地上,胸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束缚,他俯首其中,如饥似渴的陶醉着,尽情地释放他藏在心中无数时日的欲望。

她觉得酒有点醒了,有点想要阻止他,但看着他的模样,不知为何却觉得有些不忍,纤手微微一抬,又再度放了下去。她喘息着,平静地躺着,忍受着胸口传来阵阵如潮的快意,目光慢慢上移,看着天花板。

她知道他盯着自己这片地方已经无数次了,这是终偿所愿吗?

既然他这么喜欢……那就给他吧。

只是给他一件喜欢的东西而已,对吧?和其他什么什么什么,都没有关系。(未完待续。)

滨州市结核病医院
陆丰市人民医院
哪的医院治白癜风好
廊坊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赣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