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52章

2019-12-05 09:59: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52章

正月初七这一天,陈兴正式上班,新年上班的第一天,很多人无疑都还没从过年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不少人脸上带着疲惫和慵懒,不管是身体上还是思想上要从过年休假的状态调整到正常工作的状态,没有几天的磨合期是没法适应的,就连陈兴,感觉都还像是在休息一样,坐在办公室里都一时没法集中起精力来。

陈兴是乘坐昨天下午的航班回京的,前天晚上跟何丽和楚蓉两人乱来了一晚上,陈兴昨天早上起来差点没腰酸背痛,过年这几天,除了每天忙忙碌碌,要么就是晚上和张宁宁过着新婚燕尔的夫妻生活,几乎是夜夜笙歌,饶是陈兴的身体是铁打的,也有点吃不消。

前晚楚蓉和何丽两人知道他隔天就要回京,恨不得将他榨干,导致的最直接结果是陈兴昨天起来真的是腰眼一阵一阵的酸痛,经过昨晚休息了一晚上,今天才好一点。

“这王珍倒还真的连个都没打过来,该不会是自己觉得不好意思面对我,索性连一声感谢也算了。”陈兴坐在办公室里,精力没法集中到工作上,脑子里也就想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昨天他向赵斌打了个确认了一下,王珍的丈夫陈山已经前晚就从纪委那边离开了,那按理说王珍前晚就见到丈夫了,从前晚到今天,陈兴都没见王珍打过来,这倒令陈兴有些奇怪。

正在发怔的陈兴听到隔壁办公的陈丹英办公室里响动了几下,那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随即就听到自己这边‘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陈兴喊了声进来,果不其然,进来的正是陈丹英。

“呀,陈副司长,才过个年没见,好像你就发福了啊。”陈丹英看了看讶然的看着陈兴,早上过来她没碰到陈兴,这还是两人年后上班第一次碰面。

“没吧,陈副司长可别吓我,要不然我这啤酒肚该出来了。”陈兴半开玩笑的说着,一边伸手做着请的动作。

“我可没骗你,要不然你照镜子看看,脸都吃圆了一圈。”陈丹英轻笑着,走到沙发上坐下,同时递给了陈兴一份文件,“陈副司长,这是咱们部里今年度的本科教学工程项目名单,所有获得今年部里资金资助的高校都列在名单里面。”

“今年度的项目名单就出来了?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陈兴疑惑的看了一眼陈丹英,顺手接过了名单,这才上班工作第一天,今年的项目资助名单就出来了,陈兴不奇怪才是怪事,他这个副司长根本没听过这事。

“陈副司长当年没听说,去年年底那两三天,陈副司长你可是就提前请假没来上班了,名单是部里责成我们高教司考核之后做的,我可是加班到大年三十晚上才回家,哪像陈副司长你那么舒服,提前几天就开始享受过年假期。”陈丹英笑着白了陈兴一眼,嘴角上那颗美人痣为她平添了几分风情。

“哦,是这么回事。”陈兴点了点头,年前三天他就像副部长李怀远提前请假了,李怀远也知道他大婚之日就定在大年三十,很是爽快的点头应允了,这不,李怀远三十那天晚上出席陈兴的婚礼时,脸上都乐开了花,那晚有幸能跟张老爷子同桌,还是李怀远有史以来头一遭,以往逢年过节的时候去拜访张老爷子,能获得张老爷子接见就已经是可喜可贺的事情,这次算是沾了陈兴的光,和张老爷子坐了同一桌,尽管张老爷子来的时间只是一会。

回应了陈丹英一句,陈兴也就专心看起名单来,毕竟这是他分管工作的一部分,不可能一点都不关心。

“陈副司长,提前几天请假,不会是回老家跟老婆去度蜜月了吧?”陈丹英笑眯眯的望着陈兴,她也不知道陈兴过年才结婚的事,陈兴没请她,那是她不够格。

“算是吧。”陈兴笑了笑,随意的应付了一句,快速的浏览着名单,从这名单里看,部里面要资助的工程项目学校都是重点本科院校,不是‘211工程’就是‘985工程’的高校,连陈兴的母校,海城大学都赫然在列,陈兴不禁欣然点头,母校也是江海省两首最好的高校之一,是国家重点建设院校,在名单里面并不奇怪。

咦,陈兴的目光停住了一下,有一所学校引起了陈兴引起了陈兴的注意,在这满目都是重点高校的名单里,宛城学院算是成为一个另类的存在了,陈兴又瞄了瞄后面的资助资金,1000万,陈兴不动声色的抬头望了陈丹英一眼,笑道,“陈副司长,我记得这宛城学院就是年前才请过我们吃饭的那所学校吧。”

“不错,当时是我跟陈副司长一块过去的,这些要参加本科评估的地方高校都一样,呵呵,总是赶着在年前提前进京公关。”陈丹英笑着点头。

“我要是没记错,陈副司长的哥哥就在这学校里担任常务副校长?”陈兴看似不经意的问着,其实这些都是问都不用问的事,事情才没过去多久,陈兴还记得一清二楚,但陈兴显然不能直接说自己怀疑陈丹英这是假公肥私,对自己哥哥的学校格外照顾。

“陈副司长要是记错的话,那我可要怀疑陈副司长是不是记性不好了。”陈丹英淡然的笑了笑,她哪里听不出陈兴的质疑,只是她也没说透,笑道,“陈副司长,你可别光盯着宛城学院,再往后看,还有几所跟宛城学院一样的普通本科高校,有些甚至还差一点,但这些学校通过司里认真考核后,都达到资助标准的,要不然部里也不会通过的。”

“合着你以为我初来乍到,就是个菜鸟不成。”陈兴瞄了陈丹英一眼,这话在心里头没说出来,但他显然对陈丹英的话嗤之以鼻,陈兴虽然到部里的时间还没超过一个月,对高教司的工作更是还处在熟悉的过程当中,但这不代表陈兴不了解一些规则,这高教司的只能就包括负责对部属高校和地方高校的管理和工作评估,部里的资助名单是由高教司来做的,司里这边报上去了,部里基本上是批准的,很少会有改动的情况,陈丹英显然是觉得他是新人一个,比较好糊弄。

“嗯,既然是部里已经批准的名单,那我也没好挑刺的。”陈兴笑着点了点头,这已经是做好并且上报部里批准的名单了,他年前那几天没在,人家没跟他说这事,那对于这个既定的事实,陈兴也没法再去改变什么,况且也没打算特意针对什么,陈丹英说得冠冕堂皇,由着她就是,为这种事就树敌,那也不划算,人家司长吴斌都没说啥,他何必出这个头,他就不信吴斌不知道陈丹英的哥哥是宛城学院的常务副校长。

“本来上报部里之前是应该拿给陈副司长过目一下的,不过陈副司长你又不在,所以就……”陈丹英笑着耸了耸肩,那意思两人都明白,她这边也不是要故意绕过陈兴。

“这就是请假的坏处了,你看看

,一下就错过了部里的工作了。”陈兴自嘲的笑了笑,“对了,我记得这宛城学院的本科评估工作是在3月份?”

“是的,就下个月。”陈丹英愣了一下,随即道。

“好,到时候我一定会下去,第一次参加本科教学的评估工作,要亲自下去看看,以后才能有更丰富的经验做好工作。”陈兴笑道。

“陈副司长要是能亲自下去,那当然是最好的。”陈丹英瞄了陈兴一眼,有些摸不准陈兴这话是什么意思,办完正事,她也没打算多呆,站着起身告辞,“那要是没啥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陈副司长先忙。”

送走了陈丹英,陈兴在原地站了一下,凝视着陈丹英的背影,陈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站了一会,陈兴就转身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椅坐着,今天过来还没开始翻阅文件,也该进入工作状态了,年前提前几天请假,积压着没审阅的文件不少,上午全都送过来了。

拿起最上面的一份文件,陈兴刚要翻开文件夹时,就看到文件夹里掉出了一个信封的小角,陈兴奇怪的拿了出来,是夹在文件中间的,一个匿名信封,陈兴打开看了一下,里面有信纸,疑惑的看了起来,陈兴脸色不禁变了起来。

拿起桌上的就打到办公室,陈兴问着早上是谁送文件到他办公室的,结果那边告知是办公室副主任林玉裴送的,陈兴眉头一下皱的更紧,手上拿的这封是一封举报信,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夹在送到他办公室的文件夹里,肯定是司里的人,但不该是林玉裴吧。

东营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风湿病专科医院张政
温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赤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