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邪神旌旗 第一百一十八章

2020-02-14 18:3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神旌旗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隋雄不喜欢打架,真的,这一点必须强调。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比较喜欢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晒晒太阳、说说笑话、陪着信徒们瞎折腾,就像是一个衣食无忧而且没什么理想和追求的人一样,磨磨蹭蹭日子也就过去了,浑浑噩噩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哦,他的“一辈子”可能会比较长,不过也无所谓嘛,横竖就这么着吧。

虽然身为穿越者,又有着奇妙而强大的能力,但他真的从没想过要战天斗地,没想过要拳打南山脚踢北海,没想过要威震天下所向披靡。甚至如果不是他的信徒朋友们有需求,他连教会都懒得建立,更不要说什么圣地了。

老实说,他其实是个很不适合当“主角”的人,因为他缺乏“改变”的想法,随遇而安到了极点。

……谁叫他不是什么心怀大志的英雄人物,只是个总把目光放在自家一亩三分地里面的小市民呢。

但是,他不去惹事,事却会来惹他。

就比如这次,可谓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先是暗影魔王那只神经病的傻鸟来袭击,毁掉了他信徒们的临时村落,杀害了大批信徒,连最早跟随他的几位核心人员之一,在教会建设过程中劳心劳力贡献很大的撒旦都被杀害了。

等他好不容易打爆了那个神经病,还没来得及追杀到阴影界去,把撒旦和其他信徒们的灵魂抢回来,海洋女神又发神经,想要抓他去神国,也不知道是要杀还是要剐。

口胡!这疯女人当自己是西太后啊!就算她愿意做见鬼的老佛爷,雄哥也没兴趣扮什么小安子小李子!

怒喝一声。巨大水母的拳头迎上了巨大水元素的拳头,威力无穷对上了威力无穷。

那片海底算是倒了霉,狂暴的激流几乎把所有能够卷得动的东西全都给卷走了。海底的泥沙被席卷着到处流淌,将一大片海面完全化为黑黄色的浊流。浊流之中。四个庞大的身影两两相对,杀气腾腾。

“海姆萨拉老兄,这次咱们要并肩作战了!”

“我,杀提姆萨尔,然后,支援你。”

“好!”

另外一边,海洋女神倒也有些战术考量,祂命令提姆萨尔去缠住海姆萨拉。等自己干掉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大水母,再来帮它击毙海姆萨拉。

于是战斗就变成了两对人分别打。海姆萨拉死磕提姆萨尔,隋雄硬刚海洋女神的化身。

这战斗没什么花俏或者试探的意思,双方直接就出了全力。四个庞然大物纠缠在一起,怒潮和狂风与阴影和暗流碰撞,巨大的水母则和巨大的水元素角力。

阴暗浑浊的深水中,根本无法看清双方的战斗,只能看到犹如沸腾一般的浑浊海面上,黑黄色的浊流正在不断蔓延,更时不时从海底爆发出一个猛烈的轰鸣。将海水炸起如同小山一般的波涛。

与此同时,原本仅仅只是阴沉的天空此刻已经完全被乌云笼罩,黑压压宛如变成了夜晚一般。狂风夹杂着潮气席卷海陆。吹得草木簌簌发抖,吹得人畜站立不稳,更吹得所有有智慧的生物心中惴惴不安。

另外一边的战斗,也渐渐到了*。

沼泽女神附身在希恩身上,凭借这早已被祂做了无数手脚,能够充分发挥出力量的躯体,祂打得顺风顺水,神力化作的毒雾妖藤和各种恐怖魔怪层出不穷,简直是把自己的本事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反观对面。丰收女神虽然因为愤怒,也降下了大量的神力。可约瑟夫城主的身躯毕竟并不很适合神降术。短时间内倒是可以凭借虔诚信仰形成的通道源源不断送来神力,不仅能够和沼泽女神打得不分上下。甚至能够占据部分上风。加上强行转化神性生物的何莉,以及各个组织的幸存者们,一顿猛攻,不仅打得沼泽女神节节败退,甚至还连祂的神使,那个巨大的黏液怪都被击杀了。

但这辉煌的战绩背后,却是透支了祂教会可以动用的力量。在这一波如同狂风暴雨的猛攻之后,何莉的灵魂渐渐迸散,约瑟夫城主的身躯也在渐渐崩溃。反倒是沼泽女神,撑过了那一阵艰难时光之后,不知怎么的力量又提升了不少,此消彼长之下,丰收女神一方渐渐有些顶不住了。

激战中的众人并不知道,就在刚才,希恩的居所里面

,早已将这处地方完全控制的沼泽女神教会举行了一场残酷的血祭。希恩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全都成了祭品,加上事先准备好的一批经过精挑细选的莱利家族分支,血流成河,哭叫和哀嚎声在屋内回荡,简直如同地狱一般。

作为恶神,沼泽女神将自己“祭祀”上的优势尽情发挥了出来。至于伤天害理什么的,对这些恶神来说,祂就是天,祂就是理!信徒为自己牺牲,凡人为自己奉献,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反观丰收女神那边,善神的“影响力”优势并没有能够充分发挥出来。原本按照这种情况,应该集结大量的信徒一起祈祷,给神祇提供紧急援助。可沼泽女神一出手就是穷凶极恶的大屠杀,将那些虔诚的信徒们几乎杀戮殆尽百不存一,就这样祂还不满足,又使用了和海洋女神事先约定的计划,让附近的海族紧急集结,朝着加尔斯城发动了入侵,逼得居民们弃城而逃。

逃难中的人们,有空集结起来一起祈祷吗?当然没有。

于是丰收女神就只能依靠从自己神国那边源源不断地送来力量,支撑这边的战斗。然而祂的力量虽然强大,用以传送力量的通道却不够强大,而且还正在渐渐崩溃。

在这种情况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丰收女神这一边的败局,差不多已经无可挽回了。

不过除了广场上那批人之外。现在根本就没谁关注这两位神祇的战斗。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经被港口那里正在爆发的残酷大战吸引了。

和上次试探性质的攻击不同,这次海族动了真格。数不清的鱼人前仆后继。踩着同类的尸体冲上来。通过在后方宰杀大量鱼人献祭,鱼人祭司们施展出了集体狂暴术。前线的每一个鱼人眼中都泛着妖异的红光,即使面对刀剑也毫无惧色。甚至常常不顾一切地扑上来,在被兵器贯穿身体的同时将它死死抱住,给同伴们争取进攻的机会。

面对这样的攻击,加尔斯海防军和冒险者们顿时压力大增,死伤惨重。要不是雷着实神勇,一人一剑呼啸来去,卷起一片腥风血雨。凭借个人勇武将鱼人的狂暴攻势强行顶住,只怕整个战线早就已经崩了盘。

但即便如此,他们的情况也已经岌岌可危。时不时有人被鱼人们扑倒,然后一群鱼人就四面八方扑上来,兵器爪子甚至牙齿一起上,伴随短促的惨叫之后,只剩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那个加尔斯海防军的临时指挥官,那个头发已经白了一小半的老士官,就是被一群鱼人给扑倒了,再也没能站起来。

“滚开!”雷怒吼着。长剑犹如在燃烧一般,迸发出炽热的白光,这是斗志的具现。唯有踏入传奇领域的强者们才能施展得出来。

激战之中,不知不觉之下,他已经又往前走了一小步,几乎就要完全越过那道门槛,踏入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境界。

可他一点也没注意到,此刻他的精神已经完全放在了激烈的战斗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杀杀杀,其它的一切什么都没考虑过。

鱼人?杀!

鱼人勇士?杀!

鱼人祭司?杀!

鱼人酋长?杀!

鱼人……呃,这个不是鱼人。是用法术变化成鱼人模样的海妖。

一样杀!

剑光闪烁,斗志燃烧。他犹如战神一般在战场上纵横奔驰,眼前无一合之敌。

别说是各式各样的鱼人们。就算是那些伪装成鱼人模样的海族强者,在他面前也同样不堪一击。

渐渐的,他整个人仿佛都要燃烧起来,光芒在他身上不断凝聚,更有奇异的清风在这血腥的战场上吹拂起来,从四面八方朝着他涌来。

“当!”一声钟响,回荡在古老的神殿之中。

这是位于大陆最中央,历史最为悠久的古国,王族供奉的神殿。

自从十五年前那个流血之夜后,原本热闹的神殿就变得冷清下来。随着这些年的冷清,原本就已经老迈的主祭更加苍老,近年来已经露出了老态龙钟之色,俨然时日无多。

他原本静静地坐在大厅里,默默念叨着经文,向信仰的神祇祈祷。此刻听到钟声,昏花的双眼骤然闪过一丝精光,站了起来。

转头看去,只见侧墙上挂着的一尊古钟正无风自鸣,更有一个奇异的花纹在上面渐渐浮现。

那其实不是花纹,是唯有祭司们才懂得的文字,属于早已逝去的古文明的文字,他们的神所留下,象征着伟大王国昔日光荣的文字。

“莱……昂……”年迈的老祭司有些迟疑地读出了这个词,努力回忆这名字究竟是当今王族之中哪一位强者。

过了片刻,他摇摇头,有些茫然。

因为那场大屠杀的缘故,雄鹰之裔近年来颇为凋零,能够拿得出手的强者并不多。能够触碰到那条线,眼看着就要跨过凡人极限的,想来想去都没有叫这个名字的。

或许……不是近年来活跃的那些,而是一些隐居的前辈?

他又思索起来。

突然间,他的身体猛地一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他奔跑起来,脚步快得惊人,一点也看不出半点老迈之色。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典籍室,启动了一个魔法阵,进入了一间密室。

那是这座神殿里面真正绝密的地方,只有历代主祭可以在祈祷中从神祇哪里得知。每一代的主祭都要保守这个秘密一直到死,甚至不能告诉任何人。

密室里面是一片幽暗的虚空,一盏盏细小的灯火漂浮着,犹如点点星光,环绕在他的周围。

这里曾经遍布星火,如同满天繁星一般,此刻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光芒,就连已经老眼昏花的他,也能一眼就将数目数得清清楚楚。

但他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眼前那些灯光上,而是朝着角落看去。

在一处阴暗的角落上,一盏细小的灯火,正在平静地绽放着光芒。

老人有些紧张地伸出手去,用魔力触碰那盏灯火。

灯火变大,映出了一个骄傲而正直,充满朝气的脸庞。

“果然是你!”

老人无声地笑了,脸上满是欣慰之色。(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