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绝世道祖109第一百零九章寻仇

2020-01-25 20:3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道祖 109.第一百零九章 寻仇

“罗飞吾侄,青州一别,已过数月,吾侄远赴桐山就任,路遥日凉,不知安好否,近日王莽归山,复见一面,得知汝之伤患已去,蔚为心安,一日来与王莽彻夜详谈,更知汝未受昔日之患所残猝,修为大进,老夫深感惊余,回庐,思之再三,欲与吾侄结师徒之分,不知汝何感,若有心,可书信重回,为老夫所知,待日后汝重归山门,再行告拜之礼……”

书信一封,来自雪老亲笔撰写,信中内容让罗飞大吃了一惊。

简短的一封信表达了雪老的牵肠挂肚,让罗飞大为感动,尤其他在信中提到还要收罗飞为徒儿,这才是让罗飞真正震惊的地方。

青州门长辈们收徒有严格的要求,先要请报门内,得到门主批准,然后再三拜九叩行拜师大礼方可成事,像雪老收远在桐山的罗飞为徒,后者还是一个被门内抛弃的卒子,基本上不会得到门主的准允的。

但雪老就是这样做了,而且明白的告诉罗飞,等到他日后回到青州门,可以正式举行一场拜师仪式,名正言顺。

看完书信,罗飞感动的无以复加,他万万没有想到,远在青州山的雪老还一直惦念着自己。

宗门,曾经给予罗飞无情的抛弃,而雪老却日夜挂怀。

从小到大,除了罗金州之外,再没有人像雪老这样关心自己,罗飞激动的热泪盈眶。

将书信重新折好,罗飞毕恭毕敬的整理了衣衫,然后郑重的跪在了地上,向青州山的方向默默的嗑了三个响头。

“雪老恩师,徒儿不知远在青州山,还有恩师挂怀,感激莫名,今日徒儿不在恩师身边,就先给恩师您嗑三个响头吧,待到日后返回山门,定陪伴恩师左右,以尽孝道……”

罗飞喃喃自语着,嗓音有些哽咽,很难讲,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分是不是所谓的命运,但是罗飞心里很清楚,雪老对自己是真的好,除了父亲,没有人可以比得上雪老对自己的关怀。

对着青州山方向嗑了三个响头之后,罗飞才缓缓的站了起来,拿着书信,毕恭毕敬的摆在了书案上,然后提起笔给雪老写回信。

回了信,罗飞离开了房间,感受着暖洋洋的日光照在身上,仿佛心底被黄参烙印下的阴霾都散去了。

默默的站在院子里享受着云淡风清,半晌过后,眼中才迸放出坚毅的神彩。

“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能让他失望,恩师,请您放心,待徒儿回山之日,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

沉于月色下的书房,摇曳的灯火像永久的生命一样谛造着律动的活力……

深夜,是大多数人休息的时刻,而罗飞却依然保持着修炼的姿态循环往复的运转着玄阳一气诀心法,继续向下一个层次推进……

修为达到内壮的境界,罗飞可以展开修炼玄阳一气诀的第二层心法“烈阳炎日”了。

其实玄阳一气诀虽然不难,但也是有着严格的界定的,越是高阶的心法,要求就越高,拿紫气诀为例,紫气诀共分三层,修炼第一层需要丹田境,第二层需要内壮境,第三层需要元罡境。

而玄阳一气诀则是每两重境界才能修炼一层:修炼第一层“旭日灼热”需要丹田境,修炼第二层“烈阳炎日”就需要先天气境第三重元罡境才行,如果想修炼第三层“玄阳焚霄”,必须具备第五重通明境的实力方可。

不过对于罗飞而言,这样的界定并没有严格的约束:一来,他的真气蓄留的是全身的经脉,肉身的力量比起一般武者要强横太多,明明有内壮境的修为,却能发挥出元罡境的实力;二来,回天神珠的恢复效果超级变态,纵然提前修炼第二层会伤害到经脉,回天神珠也能很快的帮助肉身恢复过来。

慢慢的按照心法运转玄阳一气诀,果然体内经络中传来了撕裂般的剧痛,罗飞咬着牙忍奈着,片刻的功夫脑门上就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玄阳一气诀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我的身体好像被点燃了,心肝脾肺肾都像烧着了一样,好痛。”

灼热的真气突然之间爆增了十倍,罗飞感觉到体内仿佛钻进去一条火龙,疯狂的刺激着他的经脉,那种感觉,简直像扔在火里烧烤一样难受。

第重暗劲境才能修炼的玄阳一气诀第二层心法,罗飞现在就开始尝试,的确早了一点。

但与此同时,罗飞也能感觉到远比修炼第一层心法更为澎湃的真气涌现了出来,充斥着他的经脉。

真气、能量、热流,这些都在他的精神领域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心如煮火,罗飞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回天神珠的奇效终于爆发了,比起玄阳一气诀一层心法“旭日灼热”受难时更加丰富的生命元力从回天神珠传递出来,经由心口瞬间充斥了筋、肉、皮、骨、膜,温暖且温和的生命元力迅速向四肢百骇涌去,将即将被“烈日炎阳”力量侵蚀、灼烧的地方保护了起来……

撕裂、修补……

再撕裂、再修补……

真气能量不断的融入经脉骨骼当中,体魄以实质化的方式不断的强壮,痛虽然痛,但是痛并快乐着……

整整两个时辰,罗飞运转心法十二周天,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汗毛孔泌出黑色的杂质无数,整个人轻松了数倍,仿佛变成了一根羽毛,轻盈的游浮尘世……

罗飞双掌平平无奇的向前一推,两道火焰的掌印伴随着手掌移动的轨迹留下两条长长的火尾……

拳脚力量突破两万四千斤……

“烈阳炎日,果然厉害,如今对付元罡境强者也不难了吧……”

得到雪老的青睐,罗飞的心境又提升了一大截,玄阳一气诀二层心法小成,拳脚力量直逼两万四千斤,如此正常计算一字冲柱极限爆发的三重力量,应该可以达到恐怖的九万多斤……

九万多斤是什么概念?

先天气境第五重通明境的普通拳脚力量可以达到八万到十万斤之间,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对手再没有使用任何武诀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利用一字冲柱的极限爆发与五重通明境的高手一较高下。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其实罗飞的实力远远达不到那种连跃三级挑战的地步,毕竟他会强大的武诀,别人也会,再言之,一字冲柱是后天体境的武诀,达到先天气境之后,一字冲柱的已经无法达到真正的三成爆发递增了,而且搏浪拳的技巧也会相对的减弱。

不过就算如此,罗飞也能轻松的爆发出接近六万斤的力量,当然,这样的极限爆发,对身体的反噬也是相当可怕的,只能当做杀手锏使用,万一打空或者被人以武诀消磨掉,用处就不大了。

不过罗飞还是很高兴,至少在遇到三重元罡境强者,他不会畏战。

感受着修为的提升,罗飞欢喜之情无以言喻,正准备熟练一下各种武诀,突兀地听到院外有人闲逛……

“这么晚了,谁在外面?”罗飞疑惑着下了床,推开门走了出去,不远处的花园里,端木烈忧心忡忡的望着天色。

“端木伯伯?”

“罗飞?”

二人远远的对视了一眼,罗飞连忙走了过去:“端木伯伯,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端木烈把眉毛皱成了一字,看着黯淡无光的天色,说道:“睡不着,总觉得心烦,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

他指了指天空:“你看,今天晚上看不到月亮,也没有星星,月黑风高……”

“什么意思?”罗飞警惕的瞳孔一缩。

端木烈来回的走着,一会走到墙根、一会走到院落的中央,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说不好,总之最好小心一点,我的预感很准,今天晚上好像不太平……”

“堂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正当端木烈话音刚落之际,马九忽然从院外闯了进来,边跑边大声喊道。

“什么事?”

“堂主,断齿山集结数百人的马贼,现在已经到了城外……”

“果然来了。”

罗飞和端木烈对视一眼。

端木烈沉吟道:“郡守乃是桐山要地,外围有守军督管,他们应该进不来,否则铁如龙就是失职。”

“数百人进不来,我刘湖还进不来吗?”

不等端木烈说完,暗夜下的分堂屋顶,突然闪进了一道人影,站在了屋脊之上。

罗飞、端木烈暗吃了一惊,举目朝着来人看去,只见屋顶上,一个身材高挑,仪表堂堂的儒生昂藏而立,正摇着手中的铁骨折扇目放凶光的盯着二人……

“你们的副堂主罗飞呢,叫他出来见我。”

刘家老二,刘湖。

罗飞举目眺望来人,心下冷笑,先前端木烈刚说今晚不太平,结果刘家兄弟就来寻仇了,当真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自己刚刚修为大进,就来找麻烦,那就不能放过此人了。

“你叫刘湖?我就是你要找的人……”罗飞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河北涿州市医院怎么样
克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正规
清远重点妇科医院
江门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