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你我皆弃民

2019-09-13 19:28: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你我皆弃民

“为什么”

年迈的老者望着身边卸下制服的白制兵们,望着他们黑色的头发与黑色的瞳孔,望着他们与自己几乎毫无区别的身体,瘫软在地上,呆呆道。

“为什么……”

神殿的大主执却看到了从天空战舰中走下的地底小人,和他们一样美丽的蓝发,和他们一样宝石般的眼睛,甚至连尾巴都一摸一样,只是个头小了一些。

雪山上剩下的冷星人都傻傻地望着卸了甲的“外星人”,一时之间,所有的仇恨都愤怒地堵在了胸口:

为什么!!!

他们想要答案,想要解释,想要问为什么。

但没人回答他们,空空荡荡的彦之间只有来回回荡着睥迈撕心裂肺地仰天大笑吼声:

“祖爷爷,这就是你一生信奉的神灵吗!”

楚云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几乎垮掉的赫尔,道:“是的,我不是你们的神。”

睥迈仰天的大笑为之一顿,他说出这句话来就没有想再活下去了,或许他以为自己立即会被斩杀,或许他以为楚云升会再展现什么“神迹”,但他没想到,楚云升直接承认自己不是他们的神。

他这句话的本意是嘲讽,是要怒而质疑炽武神,释放满腔的悲愤,但楚云升直接承认了,他这句话就失去了原有的力量,反而荒诞起来。

不仅是荒诞,还有恐慌,上一刻,听到他怒吼中质疑的冷星人也产生了同样的心理,但这一刻,一下子恐慌起来。

你要质疑人家,人家根本就没说是你们的神!

他们已经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土地,失去了一切可以失去的了。如今其实唯一剩下的只有信念,只有对信仰的信念,现在也要失去了。

刚刚升起的质疑,顷刻间化为虚无,他们恐慌地等待着楚云升的下一句话,希望下一句就是:我不是你们的神,但我是你们的至高神。

这样也是能说通的,他们就还能有一点点东西没有失去,可以以此活下去,根据信仰。即便是再大的苦难。神要惩罚世间的罪恶。降下死亡的处罚,也不是不能接受,神殿甚至可以说成是死去的那些人违背了神当初在人间的约定,洪水。地震,还是这种杀戮,都可以当做神的惩罚。

神是没有错的,所以神不可以质疑,不可以试探,不可以功利,这是神性。

只要神还在,就说明他们这些人是没有被神抛弃的,是神留下的火种。是无罪与深深忏悔并得到原谅的人。

从这点上来说,楚云升的出现,符合此刻绝大部分冷星人处于绝地中的心理,符合他们对神的解释,以及符合他们要活下去的理由。

这和楚云升本身无关。张云升,李云升,都一样,也和他们对“外星人”的仇恨没有关系

,即使他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些“外星人”和楚云升的关系,但他们继续仇恨外星人,却不妨碍他们对神的信仰。

神放出恶魔惩罚人间,但神是神,恶魔是恶魔。

神殿的大主执刹那间不知所措,周围的圣女们甚至是带着祈求的眼神望着楚云升,祈望他不要抛弃她们。

但楚云升却没有如他们所愿,只停顿了一下,便继续向着雪山上下说道:“这里有地球人,也有冷星人,有黑发人,也有蓝发人,但我要说的是,你们都是弃民!”

雪山上雪山下一片的寂静,都没想到楚云升突然这样说。

各人心理也不同,冷星人觉得外星人如此凶残,又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怎么是弃民

来自地球人的人敲相反,他们现在站在别人的星球上,他们才是流浪者,冷星土著怎么可能是弃民,要是也是他们。

楚云升道:“是的,弃民,你们都是,我也是,这里所有的人都是!”

他指着卸了甲的地球人道:“纪子的事情在我离开前已不是秘密,你们当中很多人应该已经知道一些事情,如今七纪已过,我打听过,安第鲁走了,你们和我却剩了下来,没有人要,早已是弃民,被七纪所抛弃!”

他又指着冷星黑发人道:“我不知道你们祖先是否来自地球,但我感觉到你们相似的命源,而你们又来自一艘太空逃难的飞船,很早就是弃民!”

接着,他指着天空上战舰中出来的地底小人道:“你们更是弃民,甚至连弃民都不如,是人家的实验品!”

他转过身,指着大神殿的大主执等人道:“很久之前,我便认识你们的一个圣女——阿芙,从她那里我知道过你们的情况,你们曾经的主神星不过是一颗卫星,你们存在这里不过是人家建立一个降临点的需要,将你们放养在这里,更是弃民之弃民!”

最后,他指着自己向雪山上下道:“我也是弃民,你们是第七纪的地球人,而我是第六纪的地球人,你们也许现在想到了,是的,我是第六纪的弃民,原来有个守护者,我已不想去评论她,但她当初的确不但弃我,甚至要杀掉我,但可惜,我还活着。”

他冷笑着说道:“你我皆弃民,天厌之,人弃之,可我偏偏要活着!”

他指着天道:“我就是让它看看,让那些自诩神灵的人看看,我活得很好,不仅很好,有一天,我还要杀上它们的地盘!”

“天弃我我不弃,你不弃我我亦不弃你!”

他向身后几个从天空落下的人,道:“传令停战!我去办一件事,之后回来。”

说完,他便带着朷秀绝空而去。

他的速度极快,力量也极为强大,但却不再不受控制,一道道本体元气规律运转,不但再不会撕裂衣服,连朷秀都护在元气之中。

没多久,他们便来到大草原上,来到那个贫瘠的窝棚之家。

他站在这家男主人曾经来过的地窖口,却没有下去,而是看着朷秀道:

“你自己出来。还是我逼你出来,然后神魂俱灭!”

朷秀惊愕道:“大蛋哥你在说什么”

楚云升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敢我告诉你,别说这些年你们欺骗朷秀父亲对我下的那些毒对我根本没用,就是有用,你想利用朷秀对我偷袭也毫无胜算,你不信,我现在站在这里让你偷袭零维,不是瞧不起你,你一辈子也偷袭不进去!”

朷秀惊呆了,道:“大蛋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楚云升却怪异地说道:“你不说话就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躲在这里。赶紧从朷秀身体里滚蛋,否则我灭了你们的老巢!”

朷秀不知所措道:“大蛋哥,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楚云升却继续说道:“你以为我恢复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就能利用我对朷秀的不防范而偷袭我了吗但你知道我的零维根本就不用恢复吗也许你们以前就偷袭过。只是偷袭不成功,其实即便没有那道灵封,你们也成功不了,我修炼止今天,最强的不是身体力量,而是零维!”

“我可以告诉你,你即便不出了,我也有办法,大不了我让真正的外星人来帮朷秀移出零维!”

朷秀惊恐地望着说出他完全听不懂的话。正要说话,脸色突然一阵苍白,狰狞一下,然而眼神仿佛有什么东西射向楚云升。

在这个根本看不见的东西离开朷秀的刹那,他便昏厥过去。而楚云升除了扶住他,动都未动,任凭那个怪异的东西袭入。

啊!

一声惨叫浮现在楚云升的意识之中,他此时进不了零维,但他知道,要么是灵封轻松灭了它,要不就是自己零维中的三股力量的任何一个绞杀了它。

将昏厥的朷秀放在草地上,此时,说话声已经惊动了朷秀的父母,女主人看到楚云升,惊喜的叫了一声,急忙飞奔过来,而男主人则突然紧张起来,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云升人影一闪,便进入了的地洞,那喧关与门栓,他一剑便直接劈开,长驱直入。

地洞的深处,幽暗之间,如窃窃私语的声音尖锐的惊叫起来。

一道剑光绞杀进来,顿时将幽暗的地洞照的雪亮。

墙壁将几个影子疯狂奔逃,其中一个大喊:“不要杀我,我也是地球人,我是第——”

一个更大的影子顿时疯狂地将它吞噬,然后更是疯狂地吞噬其他影子,迅速地壮大起来,最后狞叫着扑向楚云升。

但等待它的依旧是一声惨叫。

地洞中恢复了平静,那股阴煞的气息也消散一空,楚云升在墙壁上用火元气烧起一道光亮,便看见空荡荡的地洞中,除了一个怪异的残破剑刃,像是被崩开的一般,其他什么都没有。

剑刃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刺骨冰寒,火光下映射幽暗的光芒。

楚云升刚要拿起它,它竟然破空欲飞。

它的速度快,楚云升的速度更快,一个元气手顿时便出现在地洞门口,但它竟然破开楚云升的元气手直接飞了出去。

这东西十分的古怪,楚云升也只是想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没有别的兴趣,飞走就飞走了,里面应该没有了那种影子,即便有他也不关心了。

他恢复了,便将自己前后时间轴纠正上,在节点中,这种事情他做过了无数次,除了原我的问题,并没有什么困难,同时他发现也想起了这里的古怪,以前他和朷秀来玩过一次,如果不是那天他一个人再回到这里看一眼,看见朷秀的父亲一个下去,他即便看出了朷秀身体里的不对劲,也想不到这里竟然躲着这些怪物。

灭了这里面的古怪东西,他便准备离开,却在墙壁上发现了许多图案。

和细高人在一起久了,这些图案他一看便知道是星图,不过他也看不出是那个星域的图案,对上面的标志也不懂,便放在一边,准备让电以后来看看,说不定可以发现一些事情。

来到地洞外面,朷秀的母亲正抱着昏厥的朷秀,而他的父亲不安地望着楚云升,又担忧着朷秀。

楚云升不想去怪他,这个男人被地洞的怪物影响了心神,现在那些东西被自己灭了,过一段时间自己也就想明白。

“朷秀没事,休息几天就好,苜苒也没事,你们也不要担心,现在战争结束了,但秩序还很混乱,你们暂时就在不要出大草原,等我办完事,会派人来接你们。”

楚云升不等朷秀父母惊愕,一步跨入天空,转眼化作一道曲线消失不见。

其实,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来到他种下整整一个山坡鲜花的地方,伫立许久。

“漓,我又要失言了,我要走了,不能把这里的草原都种满鲜花。”

他静静地说着,手抚摸着那些鲜花。

这时候,天际边飞来几道身影,楚云升立即道:“不要过来!”

但是他们破空而带起的飞风已经拂过草原,无数的花蕊在元气的带动下,飞舞向天空,在清冷的阳光中,弥漫开来,飞向无边无际的大草原,落下数不清的种子……

楚云升叹息一声,也许这样也好。

他不知道如果地球人不来,他会不会在这里种上一辈子的鲜花。

“既然都来了,就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一道曲线射向圣城,紧随其后又是几道刚刚要停下的身影。

这是他要去的第二个地方,黑底洞。

不过,不需要他再下去,旋绕的锥形体已经升起在天空之中。

主悬锥体的大门已经打开,楚云升一步跨入进去,看到电的身体仍在舱体内,不过已经有一道投射的虚影立在一边。

后面的几个人也跟着进入主悬锥体。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楚云升看了几人一眼道。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u

小孩脾胃虚弱如何调理
小儿感冒药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小孩老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