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风中的紫菊

2019-10-13 01:08: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中的紫菊

两千零六年的那个夏天,太阳像火一样炙烤着大地,室外的水泥路面反射的阳光让人挣不开眼睛。我关上书店的玻璃门,打开空调,在习习的凉风下面很惬意的玩一种很血腥的电脑游戏,凌轻轻的叩门,我挥手她进来。她的脸被中午的太阳晒的红红的,一边很小巧的包里掏出纸巾擦脸上的汗水,一边指着空调对我歉意的微笑。

夏日的单衣紧裹着凌小巧的身段,这让她很青春四射,格外的引人注目。

我给他倒了杯水,她对我报以感激的微笑。我就这样和凌认识了。

“怜”是对凌的第一个想法,这么一个小巧的女人,冒着炎炎的烈日在从这个城市穿梭到那个城市,希望在金钱上能有所收获,这实在让我很同情。

此后的每隔一段时间,凌都要到我这里小坐,没有长短的谈一些市井传闻和村野趣事,我们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常常在一起开一些肆无忌惮的玩笑,妻便不在欢迎她,每每在我们面前做出一些声音很大的动作来。这让我们很难堪。

凌再也不敢到我家里来,于是,或短或长的短信成了我们之间唯一的纽带。每日惴惴不安的期待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

入秋之后,天气变的渐渐凉爽起来,我的心也渐渐从烦躁中摆脱出来,开始专心着手整理手边的一些稿件。

一天傍晚的时候,天空飘起了缠绵的细雨,凌发来短信说已经在这个小城有好几天了,怕干扰我的生活

,一直没有来找我。还说想见见我之后就回去了。

急匆匆地打发了来访的客人,我来到一家淡淡流淌着音乐的茶馆,给她回信说我在这里的某个房间等她。

十分钟后,凌拎着一把很很小巧的伞闪了进来,坐下后羞涩而耐人寻味的一笑。

我给她倒了杯茶水后,静静的玩手中很精致的细瓷水杯,一番可有可无问候后,盈眼角挂着泪光,谈一些让自己很为难的事。我静静的听着,慢慢的饮杯中有点凉了的茶水,不时默默的点头表示我在听。偶尔的和她对视

,又慌忙的转开。时间随着有些感伤的曲子从房檐下的音箱中缓缓流逝,凌在轻声的饮泣,我抚摸着盈的头发,轻声的安慰她。窗边的风铃也小心的碰撞,发出细微而好听的声音,凌渐渐安静下来。

一盏茶尽了,外面的天完全黑了,凌小声的说,我们走吧,我默默地把外衣穿好,用纸巾替她擦净了眼角的泪水。

深秋的夜晚,天已有些凉了,街上没有什么行人,路灯闪着昏黄的光,照耀着地面上深深浅浅的积水,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上很寂寥的几颗星星露出了头,眨着有些忧郁的眼睛,慢慢的跟着我们,偶尔穿过的出租车轻声的鸣笛,见没有示意后又迅速的滑向远方。

起风了,天空中星星点点的飘下一些灰灰白白的花瓣。凌紧紧的挽着我胳膊,不时的用颤抖抗拒着阵阵袭来的寒意。

我们终于走到一条小街的尽头

,我黑暗中,她轻声的向我道别,我默默的挥手说“再见”。目送她消失在黑暗的楼群里。

圣诞节陆陆续续收到朋友们的短信祝福,我一边慢不精心的翻着,一边落寞的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期盼着那串数字能出现,给我一个不在失落的理由。无数次把手指触向,直到拨至最后一个号码,又颓然的放弃。

冬天很快到来了,天灰沉着脸,让人感到没有一丝的温暖,尤其是我更是感到沉沉的冷。

借故到凌所在的城市去办事,用一个很笨的借口打约她到一个地方相见,她口气惊喜的让我稍侯。天空飘起了缠绵的细雨。

望着街边被冷风旋起又落下的废纸片,我装作看街对面的风景,用眼角的余光扫着来来往往的出租车,心一次次的如被冷风旋起的树叶一样落下又旋起。

终于,一声熟悉的呼唤,让我的心跳奏然加速,蓦然回首是凌熟悉的脸眉和喜悦的目光。

这个城市的街道很长,凌挽着我的胳膊,蹦蹦跳跳的避开地面上的积水,她小巧的面庞被一闪一闪的霓虹灯映衬的很好看。

我们寻到一个很偏僻的小酒店,点了很清淡的几个小菜,还要了一瓶价格不非的红酒,默默的对饮,凌轻声的问我来办什么事,需要帮忙么?我有点眩晕,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回答。

只好抽出一只烟,深深的抽一口徐徐吐出,让浓浓的烟雾掩饰我的窘迫。

吃完饭,天已经很晚了,酒让我们的脸红红的心里也很暖和。

路边一家叫good friends小歌厅吸引了我们。

在歌厅温暖而瑰丽的包间里,闪烁的灯光和流淌着的音乐让我们格外的迷离。

我揽着她的腰,看着她的眼睛,伴着有些伤感的音乐轻轻的摇,轻轻的吟唱一些爱情的诗歌。

凌用她的手抚摩我的眼眉和嘴唇很柔,很滑,我捧住她脸,试探着吻她,她没有拒绝,只是泪珠从眼睛漫漫的浸出。我拥紧她让她听我狂乱而有力的心跳,她颤抖着轻声的呢喃。

三小时后,我送你凌回家。

在离她家不远的街角,我们再次拥吻,远处有人走来,她让我打住。指给我看前边有一家旅馆,让我在那多住几天,明天她来找我,陪我看看这个城市的风景

,我没有心情看风景,对她说天一亮就回去。她叮嘱我在回去之前要给她打,她要送送我。

次日八点半,我给她打,那头一个很愤怒的男声,让我不寒而栗,赶忙的挂下。

没几日,凌给我打,说她来了小城,让我去接她。我正在宾馆出席一个朋友的社交晚会,这位朋友是我相交多年的一个红颜知己,对我非常尊重也很热情。我让了她过来热闹热闹,我在门口等她。

过了一会儿,她来了,穿一身靓丽的粉色羽绒服。我挽她进入会场,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坐下,我的朋友不时的过来和我说话,我明显看出凌的不快,便用发一个内容很坏的短信给她,她看了短信脸羞的通红,轻声的骂我坏,告诫我不要这样了。

朋友的晚会一直到很晚才结束,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从宾馆出来,我们走进一条偏僻的街道,我揽着她的腰说一些很温暖、很下流的情话,凌为了表示她的抗议,不时的用她的小手轻擂我的胸膛。

冷风从街巷的那一头吹过来,让人忍不住的直打冷战,在一个避风的街角,我脱下外衣裹住她小巧的身体并紧紧握住她的手,然后很小心的吻她,凌的眼睛里闪着泪光,一面轻声的呻吟,一面小心的退缩着……。

第二天,我去凌在小城的小屋,发现已人去楼空,窗台上紫菊在风中颤颤的摇着枯萎的花瓣……

后来,凌在里幽幽的和我说她离婚了,并一再说和我无关,但仍让我感到深深的歉疚,这让我不得不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来,手指笨拙的拼一些与爱情无关的短信来安慰她……

微商城费用
微商城免费
微商城制作
分享到: